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电视剧本创作室 | 招聘求职 |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出入境通关咨询题材搞笑小品《通
为幸福加油
检查的故事
乡村振兴战略搞笑小品,乡村振兴表
我奋斗我幸福超搞笑小品《我奋斗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职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11月8日中国记者节的搞笑小品剧
11月11日光棍节喜剧小品剧本(光棍好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最好的
交通事故搞笑现场小品剧本(共享也疯
建筑工人脱口秀(功夫)
九月初九重阳节超感人小品剧本(人间
医院快板情景剧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边防民警宣传东海南海禁渔期出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小品剧本(情满天路
关于医院编排的音乐剧剧本《特殊的
老兵退伍搞笑又感人的晚会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晚会节目表演讲关于中国发
有关万圣节的剧本(相亲故事)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精准扶贫攻
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小品剧本(选女婿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电视剧本 > 农村电视剧本 > (农村轻喜剧)孙儿的孝道(四)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电视剧本-农村电视剧本   会员:cuizhiyva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8/9 5:44:24     最新修改:2019/8/9 5:44:2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电视剧本名:《(农村轻喜剧)孙儿的孝道(四)》
(原创剧本网)作者:崔志远
中国国际剧本网电视剧本创作室专业创作各种电视剧本、电视栏目短剧剧本。 QQ:719251535
代写小品

第四集

 

    方振:你听不懂就对了,这些年来,你们家的人对我和爷爷对我是一样的距离。我们家最近几年由于老爷姥姥闹病,生活十分艰难,能完成中学和高中的学业,全靠爷爷和你们家的资助。我要用我的双手,创造幸福给你们回报。

    青青:你要是念完大学,可以更好的回报你爷爷和我们家的人。

    方振:那是很遥远的事,首先要说爷爷,爷爷七十了,有很多人一说起行孝,就会想到老人在动不了的时候,侍候他的生活起居,给老人买好吃的叫他吃。而我却是另一种想法,如果能让老人在健康的时候得到天伦之乐,让老人少干点家务,少操点心,多吃点可口的饭菜,那不更好吗!说完了爷爷说你们家,大伯想资助我我领情。可是,青青,你想过没有?我大学四年后,不管去那里谋生,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能不能还是我自己。

    青青:你不是自己是谁?莫不是还想当陈世美?

    方振:我虽不想当陈世美,但我可以给陈世美喊冤。”

    青青照方振后背砸了一拳说:我算看错了你,原来你和陈世美是一路。

    方振:你看过铡美案的原始剧本吗?

    青青:没有。

    方振:在铡美案的原始剧本里是这样写的,陈世美在被铡之前,秦香莲去法场送行,不想以往如何,不思以后如何,总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眼望就要被行刑的丈夫,泪如雨下。陈世美见哭成泪人的秦香莲走到自己的面前,眼含热泪轻轻地说:香莲,我是冤枉的呀!不管咋死,我无法选择,但我不该死呀!我从跨入状元门槛之时,就自知必死无疑。香莲,你知道吗?我是身不由己呀!在进入考场时,卷子的身份认证表格里,我写的是已婚,可卷子批下来后,却不知是谁给我做了手脚,改成了未婚。皇上的圣旨下来,封我为驸马,皇后把我招进驸马府,准备完婚,就在太监和宫女不注意的时候,我逃了出来。状元可以不要,不能没有家。可没等逃出皇宫,又被四个彪型御林内卫抓了回去。这些人威胁我说,你要好好的当你的东床驸马,要不然小心被我们这些人敲碎你的头,香莲,我不该进京赶考呀!说完夫妻抱头痛哭。

   

   青青:你可别编了,编的都离了谱了。

    方振:其实我就是说一说做人的道理,你说我说的故事是编的,我给你说不是我编的故事。有的名人,明星,自杀而死,这是真的吧?

    青青:这是真的。

    方振:这些自杀的人在出人头地之前,想过自杀吗?可是念完大学知识丰富了;成为名人名气大了;成为明星粉丝多了,到了这时,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和不相干的人打成了一片,和自己的家人朋友有了距离。青青,你说我说的对吗?

    青青摇了摇头说:还是不明白。

    方振:这样和你说吧!打个比方,你们家来了一位客人,想去很远的地方,没有路费,没有脚力,你们家的人看他可怜,给他拿上路费,又送给他一匹马,把这个人扶上马,送他上路。等这个人到达目的地后,回来的概率能有多少?

    这回青青听明白了,也懂了,但没言语。

    方振接着说:尽管你们家的人真心的想帮我,但我不想那将来的浮华,我要用我的双手创造我看得见的;我自己感觉到的幸福。尽管这样苦点累点,也无所谓。只有这样才能和我所爱的人在一起,和我所挂念的人在一起。青青,我爱你!爱你们家所有的人!爱我爷爷奶奶!爱我的爸爸!唯独不爱……”这时青青抬起手来捂住了方振的嘴。

 

    摩托车商店、日外

    爷几个买上摩托车,方振推到商店外。

    方振:“大伯,我和青青去爷爷那里,下午回家,您自己回家吧!”

    单成玉:“方振,你咋不让一下大伯也去你爷爷家?去你爷爷家咋走?一会我也去。”

    方振:“大伯,您就别去了,我们家房子太破,几乎是难入眼帘。”

    单成玉:“你别给我打马虎眼,我今天非去不可,听青青说,你爷爷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我早就想去看看你爷爷和你奶奶,快说,到底咋走?”

    方振:“向东走出城,四公里,小地名方家庄,进村第五家,最破的房子那家就是。”

    单成玉:“你俩先走吧!我买点东西,打个车,随后就到。”

   

    方富贵家、日外

    还没到晌午,方富贵老两口在院里闲坐。听院外有摩托车响,老两口站起身来,一齐向大门口走去。

    两人见孙儿骑摩托车带一姑娘,啥也没说地进了院,都愣住了。孙子见爷爷奶奶不言语,站着没动,笑了。

    方振:爷爷,您不要把孙儿想歪了,这姑娘就是去年我说给我买手机的那个朋友,名叫单青青。也就是您未来的孙子媳妇,来之前青青说给爷爷打个电话,我说不用,到那里给爷爷一个惊喜。

    爷爷听孙子这么一说,乐了。奶奶上前把青青的手抓住,拉到屋里说东道西,说着说着眼圈红了。

    青青赶急说:奶奶,您这是咋了?

    于秀丽:没事,奶奶刚才眯眼了。

    方富贵:振儿,快到中午了,如你自己来,啥饭都行,可这是孙子媳妇头一次来,他愿意吃啥你知道,爷爷给钱你去买。

    爷爷就要进屋拿钱。一部出租车在院外停下。

    单成玉手里提着一个纸箱从车上下来。对出租车司机说:午后来接我。

    出租车司机点头,把车调头走了。

    方振:“爷爷,这是我岳父。

    单成玉已知站在方振一起的必是他爷爷,上前握住老人的手,点了点头。说:叔叔这大岁数,身体还很硬朗。真是儿孙们的福气。

    方富贵拉着单成玉给从屋里出来的老伴介绍说:这是孙子的岳父。又扭过头来,叫孙子快去安排午饭。

    单成玉说:不用去准备饭,我都带来了。青青,爸爸拿来的都是半成品,你去做饭做菜,别用奶奶动手。青青接过纸箱去屋里做饭了。
  方振看水缸里的水少了,拿起扁担说:爷爷,你们老爷俩说话,我去担水。

    方振走后,方富贵说:我这个孙子是百里挑一的好孩子,你把姑娘给了我孙子,没看走眼。

    单成玉:这我知道,全村的人都夸方振是好孩子。

    方富贵:就是我们家里的底子太薄,以后可要拖累你呀!

    单成玉:大叔,古人常说,穷富没准姓,今天是我明天就是他。您就放心吧!您孙子不是堕落之人,将来一定会让您享几天福。我还等着沾光呢!但这孩子有点太犟,要是考大学,准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我说,他要是考上大学,一切的花销都是我拿,可他就是不考,怪气人的。

    方富贵:他大伯,你不要生气,也不要太夸这孩子,我虽然不信迷信,可我知道,人的一生有一少半的生活来自命运。一大半的生活靠苦干,究竟以后啥样,随他去吧!

    单成玉:大叔,就是有一半的生活来自命运,也得抗争,方振这孩子就有这种抗劲。要是放在一般人身上,有人拿钱供念大学,是偷着乐的事,可他却义无反顾的拒绝。就是今天买摩托车,他本应该三天前就说,却在昨天我叫他去我们家才说。

    方富贵:这些年你们没少帮他,这我知道,我作为振儿的爷爷,谢谢你了。别人家有了姑娘就有了摇钱树,可你们家有姑娘,却把钱填了我们家的这个穷坑。

    单成玉:大叔,您说的啥话?以后是实在亲戚了,再不许谈论穷富二字。

    方振担完水进屋来。拿过奶奶泡的茶,给爷爷和岳父满上。

    方振:“大伯,我爷爷住的这房子,爷爷说是七十年代末盖的,全方家庄这房子最破。”

    单成玉:“方振,明年你筹备着给你爷爷盖房子,大伯拿钱。”

    方富贵:“大侄子,你说这话是取笑了,都老了,不想盖房子的事了,这样就很好!”

    单青青: “爷爷,在我的印象里,您是天底下最慈祥的老人。”

    方富贵:“孩子,你这是哄着你爷爷说。”

    青青:“爷爷,也许您不知道,我早就认识您。”

    方富贵:“不可能,你没来过这个家,咋还认识爷爷?”

    青青:“爷爷,您每次去学校和方振说话,我都特别的注意,不但是我,很多同学都夸您是善良的老人。”

    于秀丽:“孩子,你爷爷老实巴交的一辈子,不值得一夸,咱们吃饭。”

    方振安排桌子,青青端菜端饭,单成玉从纸箱里拿出一瓶酒,一边开着瓶盖,一边说:“老叔,今天咱爷俩喝几杯。”

    方富贵:“今天高兴,咱爷俩喝几杯!”

     这顿饭方富贵吃得特别高兴,多少年了,没吃过这么高兴的一顿饭。

    吃完饭,说一会话,青青的爸爸被那个出租车接走了。单成玉上了车又下来,对两位老人说:已是岁数一大把了,有了累活不要勉强干,打个电话叫他们,您干三天的活,他们一天也用不了。

    方富贵:这事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我不能无缘无故的往这里捆绑他们。

    单成玉:“老叔,这哪叫往这里捆绑他们,孩子的根基在这里,不管在哪里生活,以后总会叶落归根的。老叔,我只能说这些,别的话咱爷俩以后再说,我走了!”
  送走了出租车,方振与青青回屋陪爷爷奶奶唠嗑。这时方振手机响,方振接通手机说:大叔:有啥事?

    那头:别叫大叔,就叫哥。你说在学校回去就过来,这都四五天了,咋还不过来?

    方振:今天才买上摩托车,明天过去。

    对方:你说还带一个人来,可别忘了,我这两天正缺人手。

    方振:我说带的人就是我爸爸。你放心吧!明天早上准到。

    方振挂断了电话。

    方富贵:振儿,是谁打来的电话?

    方振:是离学校不远的那个饲料厂老板,那地方您去过,一开始来城里念书时,有时间我就去那里玩,后来一年比一年大了,有时就给他干点零活,因此和那个老板混的有了交情。那个老板也不吝啬,时常的给我买学习用品,还叫我吃饭。前几天在学校走时,我说去他那里干几天活。回家以后的这几天,没有车,来不了。我昨天大着胆子和岳父说,叫岳父给我拿钱买摩托车,岳父爽快的答应,并且今天和我一起来买了车,明天早上带爸爸来干活。中午来爷爷这里吃饭。

    方富贵:那里的活累不累,刚放下课本就干累活身体吃得肖吗?

    方振:爷爷,孙儿干点活没事,您就放心吧!

    方富贵:“千万别累着。”
  方振与青青和爷爷奶奶唠嗑一直到五点,也走了。方富贵老两口送出老远。两个年轻人的摩托车都走没影了,方富贵还站在高处看。老伴扯了一下老头的衣襟说:回吧!看不见了。老头这才无精打采的回了家。
  

    方富贵家、夜内

    方富贵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一会坐起来自言自语,一会躺在被窝又笑了,过了一会又坐起来。于秀丽见老头精神反常,打开了灯,坐起来。

    于秀丽:你这是干啥?不好好睡觉,翻几下身也就算了,一会哭一会笑的,烦不烦?是不是神经有问题了?真要是神经有问题了,咱们去医院。

    于秀丽一边说着,一边在枕头底下拿起了方富贵的手机。就要打120

    方富贵抢过手机,扔在被子上,白了一眼于秀丽。

    方富贵:傻货!你就知道把脑袋放到枕头上,稀里糊涂的睡,根本不知啥叫过日子之道。你知道我在想啥吗?

    于秀丽沉着脸子说:你想的事,都是连小孩子都不想的事,就你那智商,十个都比不上正常人一个。还有脸表白自己!但凡智商高一点,也不会过到现在这种地步。

    方富贵:你别小瞧我,我今天想的可是大事。”

    于秀丽:“你能想啥大事?无非是小兔种白菜,蚂蚁撼大树而已。”

    方富贵:“于秀丽,你还别瞧不起我,我原来想,去年的粮食卖了,还了三千元的贷款,今年的粮食卖了,把那两千元贷款还了,还能存点,到明年秋再卖点粮食,合起来就能打一口深井,打不起一百米的,就打五十米的,究竟打深井用多少钱,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可我现在改变了主意,不打井了,吃水近处不行到远处担,”

    于秀丽:“你想干啥?”

    方富贵:“孙子不念书了,把钱省下来,给孙子明年结婚用。”

    于秀丽:“你想的道道还是挺对的。”

    于秀丽把灯熄了,又躺在被窝里。

    方富贵:“于秀丽,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孙子和孙子媳妇再来,和他们商量,明年结婚来这里办婚礼,你看咋样?

    于秀丽一听这话,立时来了气,又开开灯,坐起来,照着老头的肋部狠狠地踹了两脚,捏着老头的鼻子大声说:你这人好没道理,太自私了。说你智商低,你还不承认,当初儿子不回去,你反过来劝,倒过去劝,让儿子回去,你说,无论如何也要把儿子养大,儿子为了养他的儿子,在那里受多少委屈,没钱的日子在那里有多难,你知道吗?如果媳妇同意回来,那倒没说的,媳妇不同意回来,你把孙子拉过来,把儿子扔在那里,你太自私了,你太可怕了,世界上根本没有你这样自私的人。跟别人自私无所谓,跟儿子也自私,你还叫人吗?”。

    方富贵自知理亏,不敢回言。

     于秀丽的气越来越大,接着说:“方富贵,你要真那样想,真要那么做,我就不跟你过了。老了老了学着不是东西了。

    于秀丽说着说着哭起来。又踹了老头子两脚。开始穿衣服。方富贵见老伴急了,陪着笑脸说:我就是说说而已,哪那么容易,就是孙子同意,孙子媳妇也不一定同意。好了!以后不想了。常言说,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况且这是第三辈子了,啥也不想了,睡吧!

    方富贵坐起来,把老伴披着的衣服脱了,摁在被窝里。老伴熄了灯,两个人睡了,

    其实,这一夜谁也没睡。
  

    方富贵家、日内

    于秀丽做熟午饭。

    方继成爷俩在饲料厂下班,来吃午饭。

    方振:“爷爷,喝酒吧?”

    方富贵:“今天不喝。”

    几口人坐下来吃饭。

    方振:“爷爷,今天您的脸色不好,昨晚没睡好吧?”

    于秀丽:“你爷爷昨晚嫌炕太热,都后半夜还没睡。”

    方富贵:“你奶奶说的不对,就是天气热,一会吃完饭,把昨晚没睡好的觉补上。”

    方振:“岁数大了,千万要注意身体。”

    方富贵:“这一上午都干的啥活?”

    方继成:“就是流水线的活,把饲料配方的原料掺在玉米里搅拌,粉碎以后,装袋子,活计不累。”

    方富贵:“不累就好,累咱就不干。”

 

    单成玉家。夜内

    青青给方振打电话。

    青青:“方振,这两天咋没过来?”

    方振:“回来的太晚,就没过去。”

    青青:“咋不早一点回来?”

    方振:“我们干的活是包工,多干多得,已经快要秋收了,秋收时这里就不干了,我们一共八个人,想秋收前,把饲料存储一些,因此,很晚才收工。”

    青青:“爸爸说,过几天就不叫你干了,回来好好的练车,准备翻地。”

    方振:“我不能半途而退,冯老板说,饲料的存储量够了,就放假了。和大伯说,用不了几天,我就开始练车。”

    青青:“方振,这回能挣多少钱?”

    方振:“再干几天,我们爷俩大约能挣八千到九千元。照这个干法,也许明年就能缓解一些我家的困境。”

    青青:“明年想干啥?”

    方振:“明年的事,明年再说。”

    青青:“你休息吧!明天还得干活。”

 

    饭店、日内

     冯老板领八个员工,来饭店坐下,点了一桌好菜。

     冯老板:“再有十多天就秋收了,咱们的饲料,这两个月来已有了储备,秋收前就不干了,收完秋你们大伙再来。”

    众人一边吃着饭,冯玉清把每个人的工资,发到每个人的手里。

 

    方富贵家、日内

    方富贵于秀丽老两口正吃饭,方继成爷俩来。

    方富贵:“振儿,你刚才打电话说在饭店吃了,咋回事?”

    方振:“是冯老板请我们吃饭,下午不干了。”

    于秀丽:“还啥时候来?”

    方继成:“不知道,冯老板说收完秋来。”

    方振:“不管咋着,我得帮岳父翻完地再来,”

    方富贵:“冯老板给钱了吗?”

    方振:“今天冯老板给开了工资,我们爷俩闹了九千元,爷爷,虽然挣了钱,这钱不给你留,回家还两份比较紧的外债。”

    方富贵放下饭碗说:“对!把急需还的还了,心里踏实。”

    方继成:“振儿,咱们走吧!”

    方富贵:“振儿,回家后,把钱留在兜里点,青青还是孩子,她喜欢的衣服,喜欢吃的东西,找时间买点,别把感情闹得冷淡了。”

    方振:“爷爷,我们同岁,她是孩子,我就不是孩子?她们家比咱家宽裕,想买啥,她爸就给她买,我缺啥少啥,也和岳父要钱买。”

    方富贵:“兔崽子,哪有你这样说话的。”

 

    方继成家、日内

    方振把九千元钱递给妈妈,胡秀芝看爷俩挣回钱来,乐的合不拢嘴。

    方振:“妈妈,咱家究竟有多少外债,问您们,您们也不告诉我,这钱留一千元零花,剩下的把最急需还的还了。等收完秋,再找地方去挣点,过年花。”

    胡秀芝:“收秋家里不用你,有挣钱的地方你自管去。”

    方振:“我哪也不能去,岳父叫我学开车,替他翻地。”

    胡秀芝轻声说:“从现在到上冻三个月,要不给单成玉翻地,能多挣不少钱。”

    方振:“妈妈,过日子要看的长远,不要看一时一事。”

    胡秀芝:“不说了,你去给你岳父干吧!家里的活过些天我自己干,这回有摩托车了,让你爸去城里找活挣钱,那两个棺材瓤子,早把钱拿出来买上摩托车,不就好了。”

    方振:“妈妈说的啥话?买摩托车的钱不是爷爷的,是岳父给的,去年和前年姥姥姥爷闹病,爷爷给拿的差不多一万元,全是借的,现在还没还。”

    胡秀芝不言语了。

 

    单成玉家、日内

    单成玉:“青青去哪了?”

    田桂花:“青青陪着方振去西山荒片子练车去了。”

    单成玉:“这臭小子心还挺灵的,这才几天,开着拖拉机能进退自如了。”

    田桂花:“你先前没在家的时候,他把翻地的犁挂上开着走了。”

    单成玉:“不管他,反正以后都是他们的东西,愿意咋折腾就咋折腾。”

    王成山进院来,单成玉迎进屋里。

    王成山:“成玉,我来有这么回事,反正小方振在西山练车,我那高粱地离哪不远,昨天把秸秆都拉回家了,就叫方振到我的地去干,干啥样算啥样。”

   单成玉:“老叔,您若不嫌,下午先去您的地。”

 

    山上地里、日外

    方振在王成山的田里翻地。王成山和单成玉在地头看,还有不少人在地头看。

    王成山伸出大拇指说:“小方振翻的地很好,不比你干的差。”

    别的人也说干得很好。又有两家让方振接着翻。

   

    方继成家、日外

    方振把摩托车推出来。

    胡秀芝:“振儿,你去哪?”

    方振:“去爷爷家。”

    胡秀芝:“今天上午不翻地了?”

    方振:“上午岳父干,我一会就回来。”

    胡秀芝:“对,就得让他多干点。”

    方振:“妈妈,您说啥呢?”

    胡秀芝:“不管说啥,妈是为你好,你岳父一天给你多少钱?”

    方振:妈妈,您咋就这样短见,给岳父干和给咱家自己干有啥区别,要啥钱。

    胡秀芝:要不给你岳父翻地,还去秋收前那个地方干活,能挣很多钱。

    方振听后,不便和妈妈犟嘴,扭头骑摩托车离开了妈妈。

    方富贵家、日内

    方振给爷爷担满两缸水,放下水桶进屋。

    方富贵:“振儿,再别来了,一心的给你岳父翻地,爷爷担几担水没事。”

    方振:“爷爷,我今天来也不全是为了担水,想告诉您一声,不要找别人的车翻地,我和岳父说好了,咱们的十几亩地我来翻。”

    方富贵:“这远的路,算了,车又不是咱们自己的。”

    方振:“爷爷,您别说见外的话,我岳父那人挺好的,岳父的车,和咱们自己的车一样。”

    方富贵:“那行,来就来,来这里把地翻了,还有一样好处,和咱方氏族里的这些小爷们都认识认识,以后好办事。”

    方振;“爷爷,我走了。”

    方富贵:“快走吧!回去好替你岳父开车。”

 

    单成玉家、日内

    单成玉:“方振,今天再翻一天,东西两个小村子的地大部分就翻完了,已经立冬四五天了,看天气预报像是要变天,你明天尽快地去把你爷爷的地翻了。”

    方振:“明天修一修车,后天再去。”

    单成玉:“那里就是一天的活,回来再修。如果变了天,你爷爷的地翻不成,你爷爷奶奶该着急了。”

    方振:“那我明天就去。”

   方家庄的大柳树底下、日外
  村中的大树下,站了很多人。

    人群里有一人站出来说:你看人家方富贵,孙子来给翻地了,人没处看去,爷爷老实,爹老实,可这个方振不像守本份的样!将来赖不了。

    又有一个人说:太阳不在一个门口转,人过日子是十年河西十年河东,前几年谁能看得起方富贵,现在看来,方富贵的家中,杀出一个程咬金来,以后可要刮目相看了。

    又有一人说:过日子不要一池子清水看到底,不知哪年驴粪蛋就会燃起火苗来。

    又有一个人说:听说这小子有一个有钱的老丈人,车是老丈人的,这小子就是给老丈人开开车,有啥了不起的。

    远处方富贵向这里走。到了跟前,人们围过来,好像今天比往日热乎。

    方富业:大哥,叫你孙子晚走一两天,把我的地也翻了,方振翻得好。

    方富全:要不走,我的地也用你孙子翻。

    方富贵:你们谁也别争,按时间我估摸着方振把地翻完了,他奶奶做熟了饭,我去叫他吃饭,吃完了饭,走不走他自己说了算,我不管他的事。

    方富生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地跑来说:大哥,本来想去你家,你在这里,快走,不好了,方振的车不知咋的,掉沟里了。

    说完,拉起方富贵就往地里跑。跑到车跟前一看,拖拉机歪着,车跟前没人,往上看,孙子在坎上的沟边躺着。哥两个急忙爬到沟上方振跟前。方振一看爷爷来了,有气无力的说:爷爷,我的手不好使,您赶急给爸爸和岳父打电话,再给120打电话。
  120离得近,先来了,护士把方振扶上救护车。方振说:别走,等爸爸与岳父来了再走。过了十来分钟,方继成和单成玉来了。

    单成玉:方振,咋样?

    方振:就是心跳加快,手脚不好使,没啥事。

    救护车拉着方振风驰闪电般的去了医院。

    方富贵上了单成玉的车,在后面紧跟着也去了医院。
  

    大树底下、日外

    救护车走后,人群中不知是谁首先说:这方富贵天生就是穷命,这里不是没有翻地的车,五六十里地叫孙子来翻地,真没意思。这回虽然省两个钱,可遭了大业。

    又有一个人说:听说于秀丽是扫帚星,他们家没好。

    还有人说:那单成玉就是倒霉蛋,好好的一台车,让这穷小子一折腾,成了一堆废铁。看起来方振的老丈人,非得让他姑爷折腾穷了不行。

    方富业:“你们就别看三国掉眼泪替古人担忧了。先前说的全是好话,现在看人家摔了车,又埋汰人家,这叫一堆啥人?”

 

    医院走廊、日内

    爷几个在急救室的门口焦急地等待着。

    单成玉见方富贵爷俩急的两眼湿润,小声地说:放心吧!方振没事,他是临时跳车,只要没摔坏,就一点事也没有。

    方继成:那他心跳是咋回事?

    单成玉:他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心里紧张。

    方富贵:“没事就好。”

    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

    医生看这几人着急的样,说:亲属们放心吧!病人啥事都没有,只是左脚脚踝脱臼,右臂肌肉有点拉伤。现在医生正在给他做正骨治疗。
  过了一会,病人的担架车出来,进入了普通病房。护士安排方振躺在病床上。爷爷、爸爸、岳父围在病床跟前。

    单成玉:方振,究竟是咋回事?

    方振:地头是连下坡带拐弯,车后轮刚往下走一米左右,这时刹车失灵了,我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跳了车。几乎是在我落地的同时,车也掉在沟里了。

    单成玉:你真是好小子,无论出现啥情况,自己的安全是第一位,这样才算有章程。

    方振含着眼泪说:咱们的车完了,那可是好几万呀!

    单成玉:只要有人在就行,钱没了可以再挣。

    方振:我总觉得对不起你们家,我们家穷,您不嫌,这回我又把车摔了。

    岳父说:今天的事责任在我,如果依你,把车修一修再来就没事了。你啥也不要想,身体没问题比啥都强。

    这时,病房的门开了,田桂花、胡秀芝、青青都来到。

    单青青:“方振,你可吓死我。”

    方振:“伯母,妈妈,你们放心吧!我没事。”

    胡秀芝:“振儿,你本来就不应该来,这里还没有翻地的车。”

 

    医院病房、日内

    人们看方振没事了,都回家了,这里就剩青青自己做护理。

    方振:青青,咱们分手吧!我的条件不行,命也不行,我就是天生的穷命。这回给你们家造成的损失,好小伙子一年挣不来。

    青青说:方振,你说的啥话?不要总想那摔车的事,那算个啥!爸爸说,用不多少钱就修好,至多说,这个秋天白干,不要一天价为这事着急。

    方振说:不是我着急,你看看我的家,爷爷老实本分一辈子,没把日子过好,爸爸更是软弱,现在一大堆外债,我常常想,一定要好好干,把爷爷和爸爸失去的找回来,可我的命咋就这样?哎!你要不跟我分手,跟了我这穷命的人没好。

    这时一个人推开病房的门进来。笑着说:兔崽子,说傻话,啥是穷命?爷爷经常说,除非没了气才能说自己是穷命,只要有一口气,就不要认为自己是穷命。

    青青:爷爷,昨天不是说不叫您来吗!咋又来了?

    方富贵:孩子,我的宝贝心尖在这里,我能不来?不来在家心里踏实吗?
  方富贵在医院陪了一天,见孙子真的没事了,才回去,临走的时候说:过几天出院,到爷爷那里养着去。
  

    拖拉机掉沟的地方、日外

    单成玉打电话:“喂!王师傅吗?你开你的55车来这里,把我的车拉回去。”

    不一会,来了一台大拖拉机,拉走了方振摔坏的拖拉机。

    拖拉机司机给单成玉拉回了摔坏的拖拉机,单成玉留王师傅吃了饭。

     王师傅:“开车的是你啥人?”

     单成玉:“不瞒你说,是我没过门的姑爷。”

     王师傅:“就是前几年要不念书的那个孩子?”

     单成玉:“正是这个孩子。”

     王师傅:“这个孩子好命大。”

     单成玉:“王师傅,一会我坐你车去保险公司去一趟,问他们能给多少保费。”

    王师傅:“这你就外行了,你咋不在摔车的地方找他们?”

    单成玉:“我上的保额小,没啥意思。”

    王师傅:“不管多少,蚂蚱都是肉,走吧!”

    单成玉:“田桂花,我去保险公司去一趟,咱们的车上了意外险,虽然保额小,但也能挽回点损失。你去方继成家看看,那胡秀芝心眼小,出了事不是埋怨这个就是埋怨那个的。也许她以为咱们会额她。

    田桂花:放心吧!你不说我都去。”

    单成玉扭头坐上了75拖拉机走了,田桂花进屋围上头巾,去了方继成家。

    单成玉:“我去城里办点事,说拖拉机上了保险,是骗老伴,让老伴去骗亲家婆。”

    王师傅:“那你咋不和嫂子明说?”

    单成玉:“明说了怕骗得不真实,我那亲家婆太刁钻,主要的是怕她埋怨她老公公。”

    王师傅:“单师傅,我还头一次知道,骗人还拐弯。”
  

    方继成家、日内

    方继成低着头在凳子上坐着一言不发。

    胡秀芝心急火燎的说:你们方家这是咋了,塌了天了,你知道吗?就差一头发丝,你儿子不是死于非命,就是腿断胳膊折。这大的事,怨谁?怨你那不过日子的爹呀!相隔五六十里,叫孩子去那里,就为了翻几亩地,叫谁说都是愚蠢之极。本来说是明年给孩子结婚,彩礼钱还没有着落,这回又出了大事,那不是小数字,是几万呀!要是人家嘴巴一歪歪,给咱们额上,几万元去哪弄去?

    说着说着哭起来。
  田桂花来到方继成家,院里静悄悄的,进院后听屋里有哭声,蹑手蹑脚的进了屋。见方继成垂头丧气地坐在旮旯不言语,胡秀芝啼不成声的哭。

    田桂花:“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胡秀芝听有人笑,擦了擦眼泪抬头一看,却是青青的妈妈。让田桂花坐下。

    胡秀芝叹了一口气说:哎!嫂子,出了这大的事,我觉得真对不起你们家。你咋还笑?

    田桂花:秀芝,只要方振没事就好,车的事不算事,你没听有这样一句话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方振这孩子有神仙保佑,以后必有大福。孩子没事,理应高兴才对,你这样哭哭啼啼所为何事?方振是你们的孩子,也是我们的孩子。车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那车我们上了保险,虽然保额小,但也能减少一半的损失。

    胡秀芝一听车有保险,心里立时敞开一扇门。 说:我不是为车着急,而是想我那老公公不懂事,这远的路叫孙子去翻几亩地,不应该呀!

    田桂花:秀芝,你错了,去翻地的事根本不是大叔说的。是方振和青青她爸爷俩决定的。别胡思乱想了,快黑天了,做饭去,不吃饭哪行。时间不早了,我回了,

    田桂花见胡秀芝脸上有了笑容,偷偷的推了一把方继成,扭头回了家。
  

    医院病房、日内

    方振:“青青,咱们出院吧!”

    青青:“不行,爸爸先前还打电话说,要你在这里多观察几天。”

    方振:“你看看,我这胳膊,腿都没事了。”随后,把胳膊和腿都动了动,下病床走了几步。

    青青:“没事就好,要真没事,今天中午的饭你自己去买,我回家换换衣服,来五天了,衣服都脏了。再观察两天,要真没事就出院。”

    方振:你去吧!我自己啥都行。

 

    医院病房、日内

    青青刚走,有一电话打来,方振一看,是同学李琦。

    方振:“李琦,你录取在哪所大学?

    李琦:别取笑我了,没考上。在家闲着怪没意思的,给你打个电话。消磨一下时间。咋样,从打回家你都干啥了?在学校时,整天的叨叨着出去打工挣钱,挣多少钱了?

    方振:先是在学校跟前的那个饲料厂干了两个月,开始秋收后,两家的老人都不叫我干秋收的活,我就一心的练车。后来我替岳父开车翻地。很好玩的,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

    李琦:你和青青啥时结婚?可别偷着,到时候我去喝喜酒!

    方振:结啥婚,我一分钱也没有,现在的生活是一筹莫展,急死我了。

    李琦:青青家不是有钱吗?

    方振:也不是太有钱,青青的爸爸有一台农用车,给别人跑点运输;还有一台拖拉机,秋天给别人翻地,春天给别人播种,收入还可以,比一般人家强点。岳父一年四季一点闲时候也没有,看我毕业了,把我拖住给他开车翻地,可前几天我把拖拉机开到沟里摔碎了,成了一堆废铁。多亏我眼疾脚快跳了车,要不我也完了。这辈子就这样结束了。跳车时摔坏了脚,现在我还在医院里。

    李琦:那你啥时出院?我想有点事和你商量。

    方振:其实现在就没事了,可青青不叫我出院,说是再观察两天。她今天回家换衣服去了,现在我自己在病房里。这几天把我愁死了,不知岳父的车多少钱能修好?爷爷没钱、爸爸没钱、我又闯了这大的祸,这世界上好像没有我的立足之地一般。迷信的人也许说这就是命运?要我看这是老天爷不公平。

    李琦:你别急,我今天给你打电话也有点这个意思,在家闲着没钱花,总依靠老人给钱还有点于心不忍,想约你去外边闯闯。你要觉得行,出院以后和我做个伴。出去挣点钱。

    方振:去哪里?

    李琦:去丹东港码头。

    方振:“那里有熟人吗?”

    李琦:“有,我一个远方的亲戚,是业务科科长,有些事说了算点。”

    方振:那里冬天也有活?

    李琦:有,就是受罪,太冷。

    方振:不怕!只要挣钱就行,我太缺钱了。有时都想去砸银行!

    李琦:谁不缺钱,凡是生活在世上的人过日子都缺钱,只不过是缺多缺少的问题。方振说:世上的穷人缺钱,富人就不缺钱。

    李琦:富人更缺钱,穷人家电工来催电费,十块八块没钱给的时候,那富人家正为买飞机钱不够而苦恼;穷人家想吃烙饼没钱买葵花油之时,那富人正为想吃鲨鱼翅没拿够钱,在酒店而进退两难;到春种时节,农民正为缺买化肥的款子去借贷,有的富人却为炒股资金不够而发愁。方振,你说,我说的这些人不都缺钱吗?富人缺钱时缺的更多。

    方振:就你这嘴话多,说着说着就没边了。说吧!啥时走?

    李琦:要不是你在医院,咱们现在就走才好,我已经和我那个亲戚通了电话。

    方振:那不行,我手里一分钱也没有。买火车票没钱,路上吃饭没钱。

    李琦:没关系,所有的花费都是我给你拿。

    方振:那咱们现在就走,一会青青回来了,就走不了了。”

    李琦:“青青回来,找不见你咋办?”

    方振:“管不了那多,到那里找上活再往回打电话。”

    李琦:“以后她知道是我把你弄走的,一定骂我。”

    方振:“你别啰嗦了,来医院接我,我在医院大门外等你。

    李琦打车来医院接上方振,两个人到火车站,坐火车去了丹东港码头。
  

    医院病房、日内

    青青回来,病房里不见了方振。问护士,护士不知道。医院里里外外找了个遍,还是没有病人的踪影。青青这回急了,按通了爸爸的电话,

    单成玉:“青青,到医院了吗,有啥事?”

    青青:“我回来,病房是空的,不知方振去哪了,打电话他不接。”

    单成玉开车叫上方继成,两人奔医院来。

    青青又给爷爷打电话,

    方富贵:“青青,有啥事?”

    青青:“方振没去您那里吧?”

    方富贵:“没有呀!”

    单成玉、方继成两人来到医院,方富贵找方富全骑摩托车带着也来到医院。又找了一会,还是没有。

    方富贵:“青青,把出院手续办了,你们快回家,该干啥就干啥,不用找,这兔崽子丢不了。”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