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注册登录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招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视频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征集抖音搞笑短视频剧本段子
小说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重点推荐剧本
建设最美乡村音乐舞蹈小品《
供电公司智能电表宣传快板剧
乡村振兴村官小品《致富带头
革命烈士情景剧剧本《刘惜芬
服务行业超搞笑小品剧本《以
养老保险快板台词《城乡居保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供电公司智能电表宣传快板剧本
乡村振兴村官小品《致富带头人
革命烈士情景剧剧本《刘惜芬》
服务行业超搞笑小品剧本《以礼
养老保险快板台词《城乡居保最
纪委小品剧本《巡察组的故事》
公司年会爆笑小品剧本《唐僧师
国家电网双人相声剧本《使命和
疾病防控科学就医温馨幽默感人
国家公园古城景区旅游小品《共
医院医生快板《医生这点事》
职业学校三句半台词《职校把名
适合元宵节表演爆笑古装小品(穿
保护妇女权益小品剧本(职工权益
情人节爱情故事小品剧本(最美的
幽默搞笑喜庆过年小品剧本《欢
警察节搞笑正能量小品剧本《警
节日期间保障物价稳定社会小品
公司生产质量管理小品剧本《将
医生歌舞剧本《援藏医生的故事
公务员快板台词《追梦》
公司生产车间年会搞笑小品剧本
电信公司年会小品剧本《信号塔
游泳队训练精神音乐剧本《坚持
宣传医院各科室快板台词《人民
宣传智能电表的表演剧本《智能
五中全会精神小品剧本《党的关
校园贷搞笑小品剧本《远离校园
婚姻登记这个窗口办事相声剧本
公司年会搞笑小品剧本《我为公
您当前位置:中国原创剧本网 > 小说 > 古装武侠小说 > 宫主朝歌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小说-古装武侠小说   会员:xiaopinjuben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23/12/17 9:38:08     最新修改:2023/12/17 9:38:08     来源:中国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小说名:《宫主朝歌》
【原创剧本网】作者:佚名
    “青儿,今天是什么日子”,榻上,一个身着白丝素服的慵懒女子,青丝散乱未着环佩,额上梅形花细如白玉中一点嫣红,女子轻抚着膝上耍闹的白狸,眼神凝望着阁窗之外。
   
   “宫主,今日是八月十三,明日便是。。。七夕”,侍立于榻边的宫装女子说,“朝歌姐姐,我不会让任何人。。。打扰您的”,她手中抱着一件墨色丝袍,厉朝歌点点头,坏心倏起,揉乱白猫刚舔好的毛,猫不悦,反身轻嘶一声跳下榻跑的远远地转身盯着她,女子轻笑,缓缓走向窗边,指尖摩挲着腕上墨玉环镯,窗外满目雕廊画柱,亭台楼阁。整个凤宵城。。。一览无余,尽收于眼底,如此雄壮华景,离她如此之近,却又。。。如此之远。
  
     “百年来,应家没有一位休弃的妻子,我更不会写此物”,女子眼含无尽的不舍,“千离,我曾听说过那方旧俗,有夫妻行至分离,若夫君不愿写下休书休弃,那女子亦可自请和离,对吗”,男子不言。“应少庄主。。。既然你不愿写休书,那便由我写下这和离书罢”,女子声音无悲无喜,唯凝视眼前一人,少时,她转身伏于案前,一纸一砚一笔一墨,一字一句勾勒着,鲜红的字现于纸上,却更像是写进她心里。。。痛彻心扉。
   
    “厉朝歌,你到底有没有心”男子声音饱含痛意:“这段日子在你眼中到底算什么,游戏吗”,女子不言,眼中浮起一片迷离,缓缓闭目再睁眼,已无一丝情绪:“千离,是我负诺,和离书。。。已写好,你。。。”,“若我不落名呢?凤宵之主又待如何”应千离看着她,“毫不犹豫地杀了我。。。是吗”,眼中一片绝望之色,乍听此言,她忽觉五感尽失,茫然中耳边似乎一遍遍重复着刚才的话:“在你心里,我便是。。。这样的女子吗”,“厉朝歌,你不是一直如此吗,神策鬼谋,杀伐果断,从来都是玩弄人心于股掌之上”,应千离句句剜心,
   
   “那。。。既如此,应少主便签下它,莫要让我。。。落一个。。。弑夫的罪名吧”,厉朝歌仿佛已感觉不到心的存在,她甚至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弑夫‘二字脱口而出。 “我已说过,应家不会有休弃的妻子”应千离凝视着她,尽管她的身影早已刻印在他心里,再也。。。无法抹灭,语锋却突然一转:“你也。。。该杀了我的,我死,漠北千里十二城,便尽归你凤宵所得”,言辞如刀,刀刀刺心。厉朝歌听他说着,突然笑了:“应千离,你说我玩弄人心,你又如何呢,如此伤我,你很得意,对吗“,她轻轻靠近他,“无论你如何想法,对我而言,小渔村的短短一年,是我今生至此最快乐的日子,谢谢你”, 应千离似乎感觉再也留不住她,上前紧握女子玉指:“若我放弃伏龙之名。。。”,                         {。。。。。}“你知道答案的。。。对吗”厉朝歌恍然良久,“你我各自背负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她重新拿起和离笺:“所以。。。你的答案”,“不变”应千离知她之意。“不变。。。不变。。。也罢”厉朝歌将和离书紧攥手心,随之一扬,漫天纸屑飘落,“厉朝歌今生唯应千离一人,无论日后沧海易改,若变之,有如此书”,“那。。。明日七夕,可否陪我最后一日再离开”。。。
 
 
    “见过萧阁主”,青儿话语打断了她的思绪,“且暂退吧”,厉朝歌示意屏退柳澜青,入阁之人一袭深紫衣袍,快步行走中袍角飘忽不定,向她一礼,“见过宫主”,“何事”厉朝歌依旧面向阁外,“您明日。。。依旧如此吗”,“箫喻,你逾矩了”,她转过身,语音淡漠“不过一年一日,如此你也要多事吗”,“属下知道宫主无法忘怀,可每至此日便凭栏远望不饮不食,您又何必如此自惩”,箫喻说到,“如果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那你…可以退下了”,女子不悦,“当日你寻主有功,吾也给了你应得之赏,箫喻,你若凭此便想操纵吾之言行,未免太过高估自己”,“朝歌,我从未有此意,此事前后,我皆诚心奉你为主,从未更改”,箫喻心惊,不知她今日为何生怒。
  
    “朝歌?”,厉朝歌听此称呼,心头莫名火起:“孩提时的耍闹之言,不可再提”,“属下遵命”萧喻沉声应道。“萧喻,吾了解你,不会因这点小事扰吾,有何事直说吧”她离了窗台,端坐于书案之后,虽未着正服,敛容之姿仍是教人望而生凛,萧喻呈上一物:“卧龙庄有一函,乃伏龙所署,似是有关南北武林分界之事”,“卧龙庄。。。南北武林分界”,他观厉朝歌面色极为平静,似未听见伏龙二字,“此函是如何传来”,厉朝歌问,“对方以信鸽直接传于凤宵城,于中途被卫城所截,呈报于我”,萧喻应道,言辞中并无任何闪烁,厉朝歌颔首,拿起信函暗自留意,火印完整,看起来似乎并未拆封“宫主请阅,属下会在外阁恭候”,说着退出阁外。
 
     门慢慢掩上,厉朝歌五指轻轻覆上信笺上伏龙之名,半响,她拆开信笺观阅,“凤霄城凰极宫:启……”,书函所叙全然为公,厉朝歌浏览完毕,清音送出“青儿,回函一封,便说信上商议之事,吾允了”,她起身行至阁外,阳光直射之下觉得有些刺眼,女子素手微微一挡,光影余晖透过手指缝隙洒在她眼中,忽觉明与暗如此难以分辨。“宫主,如何答复,若您不允吾自将回函以拒”,眼前男子沐浴在阳光下,将他整个人都染成了金黄,一如往昔耍闹的少年,“此乃您多年夙愿,还请好生思量”,恭敬的态度依旧。“无妨,吾已着柳澜青回书,不日便将前往不夜城,这么久了,无论如何事情总该有个解决”,夙愿,他拿此话点她,殊不知她为了这所谓夙愿,放弃了什么…
   
     “不夜城离此地甚远,我担心会有。。。”,萧喻话没说完便被她打断,“会有人对吾不利?莫说不夜城是吾凤宵之境,便是在漠北,你觉得有几人可面对凰天之惩”,“可不夜毕竟是偏远之地,此城与卧龙往来贸易甚久,若有心之人。。。”,“萧阁主,你话里话外意有所指,看起来似乎对卧龙庄有很大成见呢。。。”,厉朝歌觉得萧喻今日有些异常,暗中留意在心,“属下认为,防人之心不可无,卧龙庄这些年经伏龙经营今非昔比,属地更是扩充一倍有余,伏龙之心,未必如昔…”
 
     厉朝歌细品萧喻之语,听出了另一番含义,神色随即转冷“你似是认为,应千离会对我不利,是吗?你可知我与他并未和离”,言语虽如此,可为何却有不安之感,似乎在害怕他所言为真,“萧喻,你可清楚你在说什么”,厉朝歌目光如炬直视身前男子,“属下并无此意,可属下认为。。。人都是会变的,只有自己未雨绸缪,或许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萧喻朗声说道,见她此时心绪不乐,“既然宫主已做出决定,我这便吩咐下去准备,不过还望您深思,属下告退”     
 
     厉朝歌看着萧喻身影渐渐消失不见,暗自出了口气,可心中莫名不安却似乎愈来越烈,只压得她喘不过气,举目远望无边无际的蔚蓝天空空无一物——一无所有…如她一般,不知为何她心中突然冒出这个词来,真是可笑之极,若说拥有半壁河山的她一无所有,恐怕任谁都会哄然捧腹。
 
    “小姐”一声呼唤,厉朝歌惶然睁眼,柳澜青紧张的看着她,“小姐你…还好吗”,她在私下一直都这么称呼她,从她跟随厉朝歌起。“无妨,回函是否拟定”,“在此请您过目”,柳澜青呈上信笺,厉朝歌伸手接过,对上她关切的目光勉力笑了笑“放心吧,你家小姐没那么脆弱”,“那小姐要入阁观阅吗,有任何不妥我随时更改”,柳澜青关切的目光未变。“暂时不必,陪我走走吧,”,厉朝歌说着拉过柳澜青,二人往阁旁水月湖绕廊而行。
   
    “青儿,你看那信上所叙,有何感想”,行至廊边一亭,厉朝歌倚亭而坐,“行文流畅,措辞得体,条理清晰,表述严密,此乃上佳之文也”,柳澜青款款而谈,厉朝歌一头黑线:“别想转移话题,你清楚我问的并非这个”,“此函虽是伏龙君所署,可表述之事并非小姐您内心真正所想的,对吗“,柳澜青叹了口气,她自小便陪在厉朝歌身边,对她的性子再清楚不过,自那日分别之后,她便再无真心之乐,“该有十年了吧,十年,无一封私信,无一句关切之语,来往书函件件为公,言语称呼更是疏离淡漠,若非我时常想起当初他执意不签和离书的样子,我还以为早已与他分离了呢”,
。。。。。。
 
我知道你内心所想,但设身处地如果你是他,会在怎样的情况下写这封信”,
 
。。。。。。
     
     未名桥下,顺水相送,两船分隔而过,应千离与船内众人分隔独自立于船首,厉朝歌強忍住内心思绪不去看他,而他似乎也如未看到她一般,举目遥望远方山石,相互间距渐远,厉朝歌终是无法压抑内心所想,回头看向愈来愈远的船只,不多时两船相距已达数十丈,突然她听得对面传来雄厚之音:“凤宵之主,伏龙君有礼了”,定眼看去男子表情似是略显戏谑,厉朝歌诧异间,应千离横手于胸,接着反手一拂,船前水面立时荡起涟漪,一波接连一波层层叠叠涌卷而上,行至中途,竟卷起十数丈高的浪头,如惊涛拍岸般朝她涌来,厉朝歌来不及思索,一掌,浪息涛歇,掌劲余风传至对面,另那小船略微晃了几晃,风雨靖平之后,女子微有怒意,少时清音吟送“伏龙君如此挑衅之礼,真是让吾大开眼界。”,“玩闹之举罢了,厉宫主又怎会与我计较”,应千离戏虐而说,又随即正色敛容一礼“早听闻凤宵之主风华无双,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在下早入不夜城,还有要事不便叨扰,请便”,却是暗中密传一句入耳“朝歌,久未见之,可好”,厉朝歌薄怒未消,仍是抿唇不语,“那便…..三日后再会了”,应千离传出最后一言,随即隐入舱中不见,只留小船轮廓渐渐融入湖景之中……
 
    “多年未见,伏龙君怎变得如此轻佻”,柳澜青皱眉,她望着远去的船只说道,忽见立于船首的厉朝歌略微有些颤抖,慌忙上前搀扶。“是啊,如此轻佻之人,或许我该重新考虑和离之事了”,竟略带一丝颤意,“宫主”,柳澜青觉得伏龙君此举确实有些冒犯,但也不至于因此决裂:“我觉得最好还是问清楚原因,若真是耍闹之举,倒也无需太过介意”,不知为何厉朝歌此刻再无赏景之心,一坲袍袖手中暗劲轻吐,船舸如离弦之箭直向对岸码头而去,“传书一封,卧龙庄大驾光临,吾未曾远迎,故在不夜宫设宴款待,以稍显地主之谊,时间定在三日后”。
 
。。。。。。
 
不多时,烛鹰遣人将近三年
。。。。。。
 
    厉朝歌端坐于上首主座,含笑看着卧龙城几人鱼贯而入,应千离虽已入客座,却并未看向她,她以眼角余光观之好似心事重重,不知在想些什么。应无咎,应君求,看来来者都是熟识之人,等等,人群中最后进入的女子她似乎在哪见过,青裙袭地,青丝高悬,分明是那日应千离船中一闪而过的身影。
    厉朝歌心头火起,却朝应千离展颜轻笑:“伏龙君,今日卧龙庄赴宴之人吾都熟识,不过这位姑娘倒不知是何来历。。。”,“厉宫主,她名唤乐寻忧,乃是我远族胞妹,三年前因家道中落,故前来投奔”,萧世离平淡说道,厉朝歌从他眼中看不出什么神色,“乐。。。寻忧,这名字倒是有些趣味,不知乐姑娘是何方人士”,“泸方”萧世离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她,“三年前被凤宵所据,战乱后卧龙城接收了不少难民,厉宫主,你觉得很趣味么”,厉朝歌心中一紧,看他神色,似乎又与那时一般,“泸方。。。是吾约束不力之过,十年前本已立下息战盟誓,可未曾想湛谷生变,吾后来想要息战,却已是令所不及”,“朝歌。。。你知道吗,那个村子没了”,应千离看着远方
 
。。。。。。
 
     应千离见廊桥边所立一人,心下起疑,待要走近一些查看,
 
。。。。。。
     她本应因他刚才的冒犯之举发怒的,可对上他悲伤的眸子,她却感觉似有同样的悲伤,虽明知此人乃是宿世之敌,可她对他却提不起一丝一毫的杀意,
 
。。。。。。
     一见如故,这是厉朝歌对应千离的感觉,虽然自己之前并未见过此人,可不知为何今日见到他,却如此熟悉,不知从何而起的歉疚,更是应君求瞥见应千离与厉朝歌行至一块,心里徒然咯噔一下,疾走两步上前对厉朝歌行了一礼:“厉宫主有礼”,厉朝歌见他神色匆忙,
 
。。。。。。
   “你有没有想过,她那时与你相恋至深都能舍弃你诈死离开,更封印与你有关的记忆,又遑论如今呢,你可知现在的她已是凤宵之主,与你伏龙君可是生死之敌”,应君求压低声音, “你耗舍功体全力施救,不过是她故意设计,如今的你恐怕连她一半修为都不如吧,这些年你与她相争,如果落于她手,可曾想过有何后果”
。。。。。。
   “够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第二遍”,应千离眼中突现痛色,“她是我妻子,就算她失忆忘了我,也同样不变”,近旁赏花的人群听到争吵,不觉往这边侧目不止,               
。。。。。。
    但我会跟进此事,此行我会全程跟随
。。。。。。
 
 
     “言阁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卧龙君就算是质子,岂是你有资格侮辱的”,侍立一旁的柳澜青出言斥道,厉朝歌凝视着眼前沉默的男子,眸中似有无尽歉意,她抿了抿唇,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说不出口,
 。。。。。。
 
    “住口”厉朝歌终于压抑不住怒气,“卧龙君乃我凤宵贵客,如此言语,你可是连吾都不放在眼里了”
。。。。。。                             
   
    “不必解释,方才之言一句一鞭,自去醒世阁领罚”,厉朝歌袍袖一拂狠声说道,若是从前,敢这般辱他之人只怕会立毙于她掌下,可如今身份,她却连为他说一句维护之言都不能,若她不是凤宵之主,若他不是凤宵之敌,她又怎会让他受此屈辱。
 
     言妱倒也是个铮铮女子,闻她此言也不再多做争辩,只朝厉朝歌做了一揖,转身便往廊外走去,经过她时缓了一缓,极细极低的说了一句,便转头径直离开悬廊,厉朝歌没有言语,她掩藏在浅青色宫装袍袖之内的双手渐渐紧攥成拳,指甲深深刺入掌心,更有几滴血随之滴落在宽袖上泅湿成红色斑点,应千离许是看见了,厉朝歌看着他的手猛然间动了动似乎想要抬起,却又慢慢放下,紧接着如她一般攥紧。
 
    “无论你信与不信,我从未有过这种想法,就算是你我在小渔村相识以前……就算那时你我未曾相爱”,她轻声说着,视线一直在他身上,自她恢复记忆以来,鲜少回忆他与她在小渔村之前的过往,那时势如水火的他们,确实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她更不敢将那时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应千离似乎没看到她眼中的哀伤,他始终看着她脚下的地面,良久才缓缓开口说道:“朝歌,如果那时我如你之愿亡于绝天峡,你会怎样?”
   
    “我不知道那时的我会怎样,只知道现在的我会……生不如死,夫君”,“如你所愿…亡于绝天峡”……短短几字令她心如刀割,却又无从反驳,因为这计策本就是她所设计,所言所行更是由她亲自施为,她无意将那时的她与现在剥离,只能寄望一句“夫君”能让他明白两人如今为何而系。
 
 
   
     应千离闻朝歌此言蓦然一震,抬头看着她,眼中情绪不明,柳澜青更是环目四顾,还好此时幽廊并无他人,她微微舒了口气,传音入耳:“小姐莫要乱了方寸,这里非是叙旧之地”,厉朝歌深吸了口气缓了缓愈渐激动的情绪,转身背着他轻声说道:“卧龙君远道而来,一身风尘未洗,送他至幽龙阁,好生款待不得怠慢”,柳澜青行至萧世离身前盈盈一礼:“先生”,萧世离不作声,也无任何动作,仍是默默地看着她,“先生请莫让宫主为难”,柳澜青轻声说道,厉朝歌转身看着他,想说些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下,看了看旁边等候的柳澜青:“青儿乃我身边之人,卧龙君可完全信任,若有何需求可托她转述”, 男子深深看了她一眼,终是微微颔首,“请随我来”,柳澜青引导世离而去,
   
    厉朝歌看着两人渐渐走远的身影,耳边回响起方才言妱的话 ,“宫主,您现在尝到了…我那时的痛苦了罢”,心不自觉又抽痛起来,言妱与她从小至大玩在一处,两人不仅风格,品性,兴趣爱好极为相似,甚至连处世态度都不尽相同,五年前言妱去往南梏,在那里不知经历过什么,三年之后她回来时,性情便与以往迥然不同,不仅如此,此后厉朝歌再未见过她的笑颜,两人之间也渐行渐远,可她自归来后未再出阁,与卧龙庄伏龙君理应毫无瓜葛,为何今日会以这般言语辱他,这究竟是何原因。
 
    思虑中,柳青澜去而复返:“小姐,伏龙君已按您的吩咐安顿于幽龙阁”,她见厉朝歌愁眉深锁,试探问道“小姐,你在担心何事?”,“你来得正好,速往醒世阁一行,便说言阁主免罚”,“遵命”柳青澜待要动身,厉朝歌突然又说:“罢了,我与你同去”,柳青澜心中一动问道:“小姐是想知道言姐姐今日缘故?”,“我始终都不明白,她今日为何如此”,厉朝歌并不隐瞒,“我想,或许与她在南梏所遇之人有关”,柳青澜答道,她其实有些明了其中原因,那时小姐自封记忆,致使性情本就坚如寒冰的她所行更为残酷,以至铸成那般惨剧,这件事的结果大家都不愿再去回想,小姐为了弥补更是许她万人之下,可她心之所爱究竟是回不来了。
 
。。。。。。                          
   
    “另外,你可知凤宵之内,有谁知道她当日在南梏经历过往”
。。。。。。            
   
    “我今日所说的话,姐姐仔细想想,是不是很耳熟”,言妱伏跪于地,突兀地说了一句,“这可是我第二次说呢,我第一次说的时候,有个傻子死在宫外,你可记得,那傻子把剑放自己脖子上,就这么一划,那血啊,就洒在外边儿的柱子上,可漂亮了。。。我的小傻子死了,是我亲手逼死的,朝歌,我的好姐姐啊,终有一日,我要让你心爱的伏龙君,也如他一般将血溅在那柱子上,而且,我会让你…亲手将他逼上绝路”
。。。。。。
   “姐姐不妨想象一下,若是伏龙君的血也溅在那柱子上,这场面,是不是有趣得紧”
。。。。。。  
 
     “朝歌方才握指自伤,观其裙上血渍伤痕应是不浅,劳柳姑娘好生照看”
。。。。。。
 
“先生果真观察入微,不过我想,若是你为宫主医治,她会更开心
“柳姑娘,那女子似乎对我有莫名恨意,敢问是何原因”,“她的恨非是对你”,柳澜青说着,缓缓走出房外,“小姐失忆时做了一件憾事,
。。。。。。
 
    他却强行拉过她的皓腕,将袍袖捋起,掌心伤痕犹未愈合兀自鲜血淋漓,看着触目惊心,萧世离不言,握着的手轻颤不已,他拿起案桌边的小瓶,将她手心朝上牢牢抓着,“可能会有些疼,稍稍忍耐一会儿”
。。。。。。
 
   “千离,你可曾听闻一个叫凌星见的人”  
。。。。。。
“宫主,您现在尝到了…我那时的痛苦了罢”,看着所爱之人被他人欺侮却无能为力,甚至还要在旁附和,这感觉如何,只不过你还有弥补的可能,而我呢,我又能弥补给谁,一句失忆,便妄想能洗清你当日罪孽吗
。。。。。。
    “那好啊,朝歌姐姐,只要你把他还给我,我便原谅你 你可知那时我看着他将剑刃横在脖颈上,心里在想什么吗,
。。。。。。
 
    厉朝歌脑中似乎闪过一些片段,一片空旷之地,一男一女相对而立,女子好像在说些什么,男子猝不及防横剑引颈一划,一泼热血向天,她急行而至,待要救治却是已然不及,那女子踉跄着走过来推开她,颤抖着将其捧入怀中,无声无息,眼中一片死寂茫然,愣怔半晌,竟拿起男子残剑,亦要刎颈而去,她大惊之下出手紧紧握住断刃,鲜血溢出指缝,她恍然未觉,一指点在那女子眉心,其后的事,她便再无印象。
。。。。。。
 
   那…那地上躺着的是谁,
   镜中的自己,不,那不是我,那是我的仇人,是我一字一句逼死了他
。。。。。。
 
    “五年前,言妱在南梏游历时与凌星见相识,两人曾有过一段过往,后来她回归凤宵,却性情骤变再无往日欢乐,直到有一日,凌星见孤身前来凤宵寻她,宫主可曾见过,那时的她眼中是何等光彩,而您却是勃然大怒,以其性命强逼她以言辱之,您可知道,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那些话的,而后凌星见不堪其言,自戕于凰极宫外,她始终将您,将凤宵置于她所爱之上,可您呢,让她生生逼死此生挚爱,您教她。。。如何原谅,
。。。。。。
    厉朝歌,要我原谅你倒也不难,只是要看你舍不舍得下你的伏龙君了,若他也能如星见一般将鲜血洒遍这凤宵城,我便原谅你,如何。
。。。。。。
 
 
     不知不觉,萧世离在凤霄‘做客’已接近一年,这段日子里他谨遵客人之礼,从不过问有关凤霄城的公事,甚至也不问她外出时的经历,恪尽职守做他一个客人的本分,就算。。。有时候她与他说起在凰极宫外所见所闻,他也不过是随着她的情绪附和几句,鲜少主动谈及,两人虽时常见面,可他总这般态度以对,着实令厉朝歌不乐,干脆赌气不来见他了。。。这一连几日不至,他却是不急,整日与那白狸自得其乐,说来也气人,这白狸她自小养大,每日喂食铲屎皆是她亲力亲为,平时一有闲暇余光便逗她耍乐,有日心血来潮想着带去给世离瞧瞧,哪想这丢人玩意见了他,嗷呜一声就挣扎着从她臂弯里滚了下去,一溜烟跑到他脚边躺下,扭来扭去直教人不忍直视,世离蹲下与她逗弄时,她还故意往她这儿看,不知怎的,厉朝歌竟觉得那白狸在笑,气得她当时就给她拖回去关了一晚上,结果听了一整晚小白眼狼的嘶吼。不仅如此,这丢人玩意还经常偷跑过去幽龙阁寻那男子玩,她过去寻找时,一人一猫正玩得不亦乐乎,狐朋狗友。。猫。。。狗男人。。。猫朋狗友,她心里蹦出这个词来。
 
   “小耗子,到姐姐这里来”,厉朝歌故意不看他,蹲下身拍了两下掌,那猫转过头看看她,不情不愿地慢慢扭着身子向她走来,不时转头看斜倚在树边温柔看着她的男子,“我倒成棒打鸳鸯了,知不知道没你之前他便是我夫君?,小白眼猫,白给你喂这么胖”厉朝歌拍了拍喂得肥嘟嘟的猫头,她这说者是对着猫说,但这话中“夫君”二字,不知这听者可懂,萧世离轻笑,好整以暇地行至她眼前,她不看他,继续揉猫脑袋,“终于舍得过来了”,他不言,伸手轻抚着她刚绾好的青丝,发髻半挽,一缕幽香沁入心脾,“夫君可是把我当成猫了”,厉朝歌声若幽兰,微微仰头神色不善地看着他,一汪秋水映入,风动,男子鬓边发丝划过她耳廓,身酥心动,老鹿乱撞间,她低下头又开始胡乱捋着猫毛,
 
    “嗷呜”熟悉的嘶吼,厉朝歌回过神,那猫又跑到萧世离脚下蹲着,看起来气呼呼的,萧世离却如她一般在猫脑袋上一拍:“乖,旁边候着”,那猫居然像是听懂了,委屈的瞪她一眼,一溜烟跑掉了,厉朝歌待要起身去追,萧世离却捉住她的手,反手轻扣不让她离开:“放心吧,它跑你寝阁里吃食去了”,不知为何,只要两人这么十指相扣,她便不愿放开,每次无论有何事暂时分离,都是他哄着主动放手,而她总会莫名委屈,不知何时起,她竟变得这般矫情。
 
    “它还急了,看看你给它惯成什么样”,女子看着远处的小白团子对着男子气道,“这笨猫我喂了三年,你来了三天就给它魂都勾走了”,“你这风华倾世的凤霄之主,怎么还跟一只猫儿置气”,萧世离趁女子看猫时在她如玉雕琢般的侧脸上快速掠过一吻,厉朝歌顿如微风坲面般,猝不及防之下被他得逞,又羞又气捏拳想要揍他,男子却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抬起,“嗯?”,厉朝歌顿时没了耍闹兴致,拉着他一起坐在草地假石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
 
    
 
    “厉宫主,我想托你一事,此事不易…或许会让你为难”,沉思半晌,应千离决然说道,厉朝歌见他神色凝重,又以宫主相称,知他所说之事极为重要,当下敛笑正色道:“千离有何事所托,但说无妨,只是…吾不希望再听到伏龙君以宫主之名唤吾,公事公谈…可以,但这绝不能是你我之间的称呼”。
  
    “抱歉,是我唐突了”应千离向厉朝歌做了一揖,她未推辞,以女礼回了一揖,两人虽是相爱,但她知道他现在所说必为公事,不能怠慢。
   
    “我要往西疆一行,短则六月,多则三年,这段时日,朝歌可否代我…主理漠北政商之事”应千离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需劳烦你亲往卧龙庄”
   
    “千离,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厉朝歌面无表情,看上去甚至有些诡异,“于吾,卧龙庄深入漠北腹地何止千里,让吾抛下凤宵前往你漠北理事,两地鞭长莫及,吾必难以相顾两全,此其一;东幽与漠北百年相争,你我双方累世旧仇积怨已是极深,我若前去必定哗然生变,此其二;两域之间暗中窥视阴谋者不知凡几,若有人以此寻事,我困在漠北,而你远在西疆,必难以互相照应,此其三”,女子话锋一转,接下来的话,隐隐有种阴森之感:“之于你嘛,漠北万里十二城,是卧龙庄百年苦心经营,而你伏龙君更是天纵之才,短短十年便将版图扩大了一倍,现在你孤身远行,将这半壁江山尽皆托付于昔日敌人,如此肆意妄为…不怕我…将它夺了去?”她看着应千离巧笑嫣然,话里隐隐有凛人之意,“此事无论于你于我,都不是上策之选,让东幽凤宵之主掌握你漠北卧龙之事,千离,你真的放心?而我,又要以何种身份前往”
   
    “我所托付的不是敌人,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子”应千离目光灼灼,朗声说道,“当日之礼虽无父母之命,也无十里红妆,但亦有媒妁之言,红轿相迎,婚事再简,也曾三跪九叩,告禀天地,礼成,你便是我漠北应家主母,除了你,又有谁有此资格”
    
    厉朝歌凝视着他,剪水秋瞳倒映着眼前至爱身影,半晌缓缓出声,“得夫君如此信任,朝歌便接下了,但吾有一言在先,你我约定三年,吾便只代三年,三年之后你若未归,这漠北万里沃土便尽归吾凤宵,你若负诺,不可怪吾”,我只等你三年,你若未归,吾将荡平西疆夷狄…寸草不留。 
。。。。。。
 
   
    “夫君,如今等你归来的,可不只我厉朝歌一人了” ·
。。。。。。
 
    无论两境以前如何,朝歌如今既是千离之妻,便是我应孤危长媳,乃卧龙当家主母,你又是何身份,竟敢编排主母的不是,
。。。。。。
 
  
   “阿妱,我要去往漠北一趟,时日…未知,这些日子我想让你代掌凤霄事务。。。”厉朝歌观剑半晌,试探着说道,言犹未尽,言妱以剑驻地,宏力灌注之下飞雪四散,她随即收敛了周身剑势,看着崖下景致说道:“姐姐,你以前强逼我绝爱,我做到了,可你自己如今却抛下凤宵孤身前往漠北,这等做法,可配你凰天之名,凤宵之尊? "
 
厉朝歌走到她旁边,亦随她一般遥望,眼前雄城尽收眼底,远处连绵的山势逶迤绵延起伏不定,栈道天险层峦叠嶂,山林之间云牵雾绕看不真切,天地分界一眼看去不见尽头。
 
“朝歌姐姐,你我之间或许有诸多怨怼,也许再无可能像以前那般亲密交心,可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何要去,并非是我不信任卧龙君,而是你此行是在拿命来赌”,言妱抬起手,指向远处山川一处,“漠北之境。。。是在那里吧,你看,从这里所见极限之距约有五十里”,她转头看着朝歌:“但离漠北尚有百倍之遥,你若有万一,谁人能救?别忘了,你厉朝歌如今掌控的已不是当初的一宫一城,而是整个东幽,你可不顾他们亲身为爱犯险,可你不能忘了,当初我们为何立誓,所立何誓”
 
其实我此去,并非全是为他,若我跟你说,我想结束这个乱世,结束这个江湖纷争的世道呢,你可信,当日誓言,我从来未忘,其实。。。漠北卧龙亦是以此为的,奋而不缀;我与他皆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他不得不去西疆,我不得不去漠北,可不管怎么说,这漠北起码要比西疆安宁得多,我要面对的,其实不过是卧龙之人罢了。 “你虽为凤霄四阁之首,仅在我一人之下,但其名不显,始终无法服众,唉。。。当日我娘想擢你为副,你却推辞了,这一次,万不可辞”,我之身旁,始终有你的位置。。。。。。
 
。。。。。。
阿妱,我若告诉你凌星见未死,你还会想要伏龙君的命吗,
 
。。。。。。
夫君,这次也许要多耽搁一些日子,抱歉”
低头闷闷地看着眼前草皮发呆,有一下没一下拨弄着 心上丝丝酥麻之感
 
"朝歌,这次让我与你同行可好”,"既然伏龙君如此请求,厉朝歌又岂敢不从,吾允了”,“夫君如此请求,奴家怎敢不从” “朝歌,你穿着凤宵宫装的样子,好美,”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小说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代写小品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