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投稿  | 剧本征集  | 发布信息  | 编剧加盟  | 咨询建议  | 编剧群  | 演员  | 代写小品  | 设为首页
总首页 |电影 |微电影 |电视剧 |动漫 |短剧 |广告剧 |小说 |歌词 |论文 |影讯 |节日 |公司 |年会 |搞笑 |小品 |话剧 |相声 |大全 |戏曲 |剧组 |编剧 |舞台剧 |经典 |剧情
戏曲剧本创作室 | 编剧经纪 | 招聘求职| 上传剧本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广告服务 | 网站帮助 | 网站公告
站内搜索 关键词: 类别: 范围:
代写小品剧本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代写年会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剧本
出入境通关咨询题材搞笑小品《通
为幸福加油
检查的故事
乡村振兴战略搞笑小品,乡村振兴表
我奋斗我幸福超搞笑小品《我奋斗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
专业代写小品剧本
代写小品剧本
重点推荐小品剧本
12月9日世界足球日小品剧本(火警11
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小品剧本(职
关于防止上当受骗的情景剧剧本《被
12月3日世界残疾人日小品剧本(我的
关于货币反假的快板《抵制假币》
12月1日世界爱滋病日宣传预防小品剧
公司年会三句半台词《除夕夜》
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宣传反家庭暴力
中国海警舰艇小品剧本(优秀海警)
导演演员演戏爆笑现场喜剧小品剧本
关于十月一日国庆节题材的搞笑小品
大学生正能量小品剧本(梦想的旅程)
11月14日世界糖尿病日宣传预防小品
天然气公司音乐小品《除夕夜》
关于宣传消防安全题材搞笑小品剧本
关于11月8日中国记者节的搞笑小品剧
11月11日光棍节喜剧小品剧本(光棍好
有关感恩老师的校园音乐剧《最好的
交通事故搞笑现场小品剧本(共享也疯
建筑工人脱口秀(功夫)
九月初九重阳节超感人小品剧本(人间
医院快板情景剧剧本《医院评审》
关于边防民警宣传东海南海禁渔期出
中铁公司隧道施工小品剧本(情满天路
关于医院编排的音乐剧剧本《特殊的
老兵退伍搞笑又感人的晚会小品剧本
适合国庆晚会节目表演讲关于中国发
有关万圣节的剧本(相亲故事)
10月17日国际消除贫困日精准扶贫攻
10月16日世界粮食日小品剧本(选女婿
您当前位置:中国国际剧本网 > 戏曲剧本 > 地方戏剧本 > 《戏痴》(莆仙戏)
中国国际剧本网戏曲剧本频道www.juben108.com/xiqu 中国最大的戏剧戏曲剧本创作交易门户网站
 
授权级别:独家授权与委托   作品类别:戏曲剧本-地方戏剧本   会员:woxinrutie   阅读: 次   编辑评分: 3
投稿时间:2019/10/3 20:16:08     最新修改:2019/10/4 8:57:44     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www.juben108.com 
戏曲剧本名:《《戏痴》(莆仙戏)》
(原创剧本网)作者:蔡剑英
专业创作小品、相声、戏曲剧本。 电话:13979226936 QQ:652117037

戏 痴

(改编自越剧《宦门浪子》)

【剧情简介】

       宦门公子马倚天看戏入迷,迷上春鸥戏班的台柱子王君芳姑娘,哀求后者收他为徒。马倚天的父

亲马老爷撞见儿子与戏子交往,知他有演戏之心,盛怒之下囚禁了儿子,并将春欧戏班赶出家乡。

       执迷不悟的马倚天逃出家门千里寻师,功夫不负有心人,半年之后终于寻到王君芳。王君芳虽为

马倚天的真情所感,但因自己曾经在马老爷跟前发过誓,故避而不见马倚天。聪明的马倚天通过演戏

帮王君芳兑现了誓言,二人终得重逢,成为师徒情侣。

        另一戏班的台柱子李红香被淫僧祖杰害死,王君芳的父亲王班主联合同行告状不成,甚是苦恼。

马倚天将此案写成剧本,搬上戏台,百姓反响巨大,祖杰被斩,李红香的冤屈得到昭雪。闻知此事的

马老爷震惊于演戏的作用之大,态度转变,亲自观看了儿子的戏,大加称赞,父子和解。

 

【场次】

             第一场   看戏入迷

             第二场   登门拜师

             第三场   因戏遭罚

             第四场   因戏出逃

             第五场   千里寻师

             第六场   戏兑誓言

             第七场   戏代申冤

             第八场   父子和解

 

【人物】

           马倚天——官宦家的公子。

           王君芳——春鸥戏班的台柱子。

           马老爷——知府副职,马倚天的父亲。

           马夫人——马倚天的母亲。

           王班主——戏班班主,王君芳的父亲。

           柳  儿——马倚天家的小厮。

           春  梅——春鸥戏班的一员。

           戏班演员、看戏群众等若干。

 

第一场  看戏入迷

后  台   (伴唱)  中秋佳节喜洋洋,

                            春鸥戏班锣鼓响。

                            咚咚咚咚锵,

                            咚咚咚咚锵。

                            男女老少齐出门,

                            大街小巷笑语喧,

                            笑语喧。

              【幕前,乡亲们成群结队依次上。两位中年妇女先上,后面跟着两个小伙子,接着是两个姑

               娘。姑娘后面冒出一个孩子,孩子突然又往回跑下,拉着一对年轻夫妇上,催他们快走。最

               后是一个老头拄着拐杖,由女儿搀扶着颤巍巍一路小跑。

柳  儿     (内) 公子,齐走吔!

马倚天     嗯。

               【主仆二人上。马倚天神采飞扬,几乎跑起来。柳儿追得直喘气。

柳  儿        公子,你慢一点,柳儿追不上啊。

马倚天       哎呀,你跑快点,咱得赶快去占那个高的位置,君芳姑娘在台上的一举一动才看得清楚。

                  快点快点。(径自跑下)

柳  儿        哎呀,我这气还没喘过来,你又跑起来了。公子,等哦,等哦! (追下)

               【幕启,戏台下观众席景。看戏的人都伸长脖子,焦急地等待戏的开演。马倚天拉着柳儿

                 上,直接绕到人群后,爬上一高台。

王班主      (提着锣上,走到舞台中间,对着看戏的人,敲一下锣,高声宣布)  大家安静,戏马上开

                  始了!  (下)

                【观众屏声静气,戏开演的锣鼓声一响,他们立即转为正襟危坐,表情专注。一会儿过后,

                 人人的脸上都现出笑容,后排有个人大笑出声,前排的人立即回头,用手指着他让他闭

                 嘴,那人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出声了。大家又专注看戏。渐渐地,大家的表情越来越凝

                 重,有个人哭了起来,接着是两个、三个,直至全场到处响起抽泣声。马倚天和柳儿也抱

                 在一起痛哭。顷刻间,人们又停止哭泣,转为一脸紧张;接着是心里石头终落地的轻松表

                 情;最后全场起立,或鼓掌,或欢呼雀跃,小孩子高兴得翻起跟头… 灯暗,戏散场了,但

                是人们仍旧站着不动,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各自散去。马倚天若有所思地从高台上走下来;突

                然手舞足蹈起来,又是拍手又是转圈的;最后停住不动,一脸陶醉样。柳儿满脸诧异地看着

                 小主人的一举一动。

柳  儿      (拉着马倚天的衣角) 公子,戏演完了,人人都走了,咱也得回去了。

马倚天     (如梦方醒) 啊,怎么这么快就演完了,还没看够呢。 (跟着柳儿走了几步,突然甩开柳

                 儿的手) 柳儿,你先回去,本公子必须到后台去找君芳姑娘(说完,不等柳儿回答,一溜

                 烟跑下了)

柳  儿      (举手) 吔吔吔,公子啊,你到底要去做什么呢? (放下手)老爷问起来,你叫柳儿怎生

                 回答呢? 嗐! (垂头丧气下)

——幕落——

 

第二场  登门拜师

               【幕启,舞台中央摆放一小戏台,戏台两边各设一台阶。舞台右侧是后台化妆室景,有化妆

                桌、挂衣服的架子,还有演出所用的刀枪等。

王君芳    (从戏台上下来往化妆室走,边走路边脱戏装,挂到衣架上,坐到镜子前)

               (唱)  歌罢舞停下了台,

                           含笑对镜理红妆。

                           浓妆艳抹都卸去,

                           还我女儿本来样。

               (站起来,拿着镜子照照这边,照照那边)

春  梅      (舞台左侧内) 君芳姐姐,君芳姐姐! (上,边跑边笑,从小戏台过,进化妆室)

王君芳      春梅,乜事如此好笑?

春  梅        那个马公子,真是太好笑了!

王君芳      马公子,他怎样呢?

春  梅        他呀! (再次大笑)

               (唱)  宦门公子真奇怪,

不爱书斋爱戏台。

 三日来——

 日日固定那位置,

 如影随形痴又呆。

 你台上舒喉把戏唱,

 他台下按拍又搭腔。

 今日更是上台来,

 要我帮忙捎口信。     

王君芳      甚乜口信?

春  梅        他说要向你啊…

王君芳      向我作乜?

春  梅      (接唱) 学唱戏曲把师拜。

王君芳      吔,他乃是一个宦门子弟,逢场作戏罢了,你还当真?拜师?拜甚乜师?我可担当不起。

                (径自下)

春  梅        吔吔吔,君芳姐姐,君芳姐姐…

马倚天     (舞台左侧内) 春梅姑娘… (上)春梅姑娘…

春  梅        哎呀,他怎么追过来了? (随手抄起一把枪,到小戏台上等着)

马倚天     (兴匆匆上小戏台) 春梅姑娘,方才我的口信可曾带到?

春  梅        带是带到了,可是人家不肯答应。

马倚天      我去找她当面讲。(说着就要往里闯,春梅挥枪挡了他一下,他没站住,一屁股跌坐在台

                 阶上)

春  梅       哈哈哈,冒失鬼! (指指小戏台) 站在这里大声对她说吧。(偷偷笑着跑进化妆室)

              【马倚天一骨碌爬起来,点点头,面向化妆室,清清嗓子。春梅偷偷笑着下。 

马倚天      君芳姑娘啊!

               (唱)  莫怪倚天太鲁莽,

 听我把根由细说。

 我天生不羁爱自由,

                            不甘愿长年困书斋。

                            日前见到你演戏,

                            叹为惊人心迷醉。

                            方知道,小小戏台妙无比,

                            倚天我,情难自禁爱上它。

                            睡里梦里都高唱,

                            错把床榻当戏台。

                            曾把台词写到书上,

                            还将先生唤做员外。

           (夹白)  君芳姑娘你知道吗?

           (接唱)  听你歌唱心潮总澎湃,

                           犹如高山流水逢知音。

                          你一举一动,

                          你一颦一笑,

                         仪态万方好看煞,

                        教人越看越爱欲罢不能罢。

                        不知乜时起,心中愿望生,

                        盼能上台来,求你把徒收。

                       故此今日——

                      斗胆来此处,

                      向姑娘——

                      诚心诚意把师拜。

              (面对化妆室深深鞠了一躬,没有听到回应。索性走下戏台,向化妆室里面走去,边走边

               喊) 君芳姑娘…

春 梅      (出来) 马公子,我看你还是死心算了,回去用功读书吧。 (边说边把马倚天推回到小戏台

                上)

马倚天     我不回去。

春  梅      不回去?那你就一直呆在这里吧。

马倚天     没错,我要一直等到君芳姑娘答应为止。

春  梅       她要是一晚上都不答应呢?

马倚天     我就等她一晚上。

春  梅       戏班说走就走。

马倚天     马倚天我紧追不舍。

春  梅       哎呀你这个人真的是有点固执啊!

马倚天     你说的没错,我马倚天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走开,我要坐在这里等待了。 (说罢

                坐到小戏台的台阶上)

春  梅       哇,世上还有这样的人。(向化妆室内喊) 君芳姐姐,你都听到了吧,还是出来见他一面

                吧。

               【马倚天歪着头往化妆室张望,满脸期待。王君芳仍旧没有回应。春梅看不下去,跑进去,

                 把王君芳拉了出来。

马倚天     (高兴地站起来,跑下台阶,走到王君芳跟前,恭恭敬敬行了个拜师礼) 师傅!

王君芳      且慢,谁是你师傅?你这好比大花脸唱小旦。

马倚天      此话怎讲?

王君芳      不对路嘛。堂堂宦门公子不当,偏偏要学演戏,真不知道你如何想法?

马倚天      休管我如何想法,我只问你,肯不肯收我这个徒弟?

王君芳      我不能收。

马倚天    (急了,抓住王君芳的手追问) 这是为什么呢?

春  梅      (推开马倚天的手) 说话就说话,动手作什么。

马倚天     (向王君芳赔礼) 倚天失礼了!请姑娘告知,为什么不能收我为徒?

王君芳      看你确实有点诚意,我就告诉你。原因有三,你且听来。其一…

               (唱)  常言道——

                            台上风光一分钟,

                            台下苦练十年功。

                            你乃锦衣玉食官家儿,

                            平日呼奴唤婢好轻松。

                           学艺练功对你来说——

                (白) 好比是铁做的馒头…

马倚天      怎么讲?

王君芳    (接唱) 虽有好牙也啃不动。

春  梅       我看君芳姐姐说得没错。

马倚天      不。

               (唱) 虽说我出身富家少磨炼,

                           我却曾悬梁刺股读诗书,

                           我也曾舞枪弄棒伤筋骨——

                (白) 这好比黄连泡茶…

君芳春梅  (齐声) 怎么讲?

马倚天     (接唱) 我自讨苦吃无怨言。

春  梅        他这话说得也有道理。

               【王君芳瞪了春梅一眼。

马倚天      姑娘,请问这其二呢?

王君芳      这其二嘛。

               (唱) 演戏之人虽非多尊贵,

                           也需百里挑一好天赋。

                           舞似莲花歌如诉,

                           嬉笑怒骂动四座。

                           我将你上上下下细打量——

                (夹白) 好比是小拇指比大腿…

马倚天      怎么讲?

王君芳    (接唱) 你委实差太远。

春  梅       这话有道理。

马倚天     没道理。

               (唱) 自认为,

                          上天待我并不薄,

                          能歌善舞有气度。

春  梅      (用手指马倚天,旁白) 这人真敢说大话。

马倚天    (接唱) 更何况,凡事半靠天分半勤奋。

                              我相信,苍天不负天下有心人。

                 (白) 我这好比是哑巴吃汤圆…

君芳春梅   (齐声) 怎么讲?

马倚天     (接唱) 心中自有数。

春  梅       这话好像也有道理。

               【王君芳又瞪了春梅一眼。

马倚天      姑娘,这其三呢?

王君芳      这其三,天下各行各业三六九等,读书为上。至于演戏嘛,冲州撞府,四海为家,看人脸

                 色,仰人鼻息。你不去做人上人,偏偏要来做这卑微的营生,分明于情不通,于理不合。

马倚天      姑娘此言差矣!天下各业各行,各有所长。读书固然能出才子,演戏也能名扬四方。像姑

                 娘这样的戏台名角,谁人不夸?演戏你就是天下第一,举世无双!倘若能向姑娘学艺,马

                 倚天三生有幸也。姑娘,你就让我尊你一声“师傅”吧!

春  梅        君芳姐姐,你就答应吧。

王君芳     (沉默了一会,随手从桌上拿起一本戏本) 这样吧,这是一本戏本,三日内你若能全部记

                 熟,再来商量拜师之事。

马倚天      啊,这么厚,三日怎么能记熟?

王君芳       如若不能,一切免谈!

马倚天     (一把抢过戏本,护在胸前) 此话当真?

王君芳       绝非戏言。

马倚天       好,一言为定。三日之后,请姑娘到我家后花园当场考我。告辞了! (从小戏台跑下)

春  梅        吔,马公子…  君芳姐姐,你这是何苦呢? (去追马倚天) 马公子,马公子…(也从小戏

                 台跑下)

王君芳     (也追几步,自言自语) 你,这是何苦呢? 我,这又是何苦呢?

                (唱)  望那人渐去渐远,

                            王君芳心意难平。

                            三日来总见他在台下,

                            如痴如醉可笑又可爱。

                            原以为,

                            官宦子弟想演戏,

                            委实荒唐又无稽。

                            却不料,

                           他竟登门来拜师,

                           至情至性世间稀。

                           他那番肺腑语,

                           字字句句暖我心。

                           似这般诚挚英俊男,

                           惹我平添女儿心事…

                (想了一会儿,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哎呀,人家只不过想学演戏,我这想到哪里去了?

                (自嘲地摇摇头)

                (接唱)  快快刹住胡思乱想,

   且待三日后再试他高低。 (下,进化妆室内)

——幕落——

 

第三场  因戏遭罚         

               【幕启。三日后,马倚天家后花园景,舞台左侧有圆石桌和圆石凳。马倚天在摇头晃脑默

                剧本,学着戏台上书生的姿势动作有模有样走了几步;接着又看剧本,之后把书夹在腰带

                上,从地上拿起一把长枪,开始学武生舞枪的动作,结果不小心打到自己头上,气得他将长

                枪在地上狠狠击打几下,换成练习扔枪接枪的动作,老接不住。他摸摸头,想了一下,点点

                头,刚要捡起枪继续练习,柳儿来了。

柳  儿     (上) 公子,公子…

马倚天     柳儿,我命你去请君芳姑娘,请到了没有?

柳  儿       姑娘请来了,长得…啧啧啧,实在漂亮。公子你的眼光实在是这个 (竖起拇指)。

马倚天     不要在这里说闲话,现在她人在哪里?

柳  儿       我让她在大门外暂等。

马倚天      还不快快请她进来!

柳  儿       公子,不可啊。

马倚天     为何不可?

柳  儿       公子请演戏之人到府,老爷要是知道,恐怕会大发雷霆,公子要挨罚,柳儿我也会挨打。

马倚天     好柳儿,你不要怕,这回有我作主(拍拍胸脯),我一定不让你挨打。快快去请君芳姑娘进

                来。

柳  儿       那好,公子你说话要算数,我马上去请她进来。(下,带王君芳上) 君芳姑娘,打这路

                来。(绕场一圈)

              【马倚天把剧本放到石桌上,整整衣装。

柳  儿      (把王君芳带到马倚天跟前)公子,君芳姑娘来了。

               【马倚天向王君芳郑重地鞠了一躬,王君芳忍不住转身“扑哧”笑出声来。

马倚天      姑娘,这边请坐。 (引领王君芳坐到石凳上,两人一左一右)

               【柳儿擅自坐到石桌后面的石凳上,正好在马王二人之间。二人几乎同时刚要开口,柳儿忽

                 地站起来,把身子趴到桌子上。马倚天揪住柳儿的耳朵走到一旁。

柳  儿        哎哟,公子,疼疼疼,快快放手哦。

马倚天     (放开手) 你怎么还不走?

柳  儿        君芳姑娘要考公子,这事很稀奇,柳儿想在这儿看热闹,叫好啊。

马倚天      不用你叫好,快走快走(推柳儿)。

柳  儿        公子你不肯让我在这儿,难道你们二人还有别的事(伸出两个手指比划)?

                【马倚天在柳儿身上拍了一下,又轻踢了他一脚。柳儿“哎哟”、“哎哟”大叫跑下。王君芳在

                 一旁偷笑。

马倚天       君芳姑娘,三日前你叫我带回来这本剧本(从桌上拿起剧本),我已经遵照姑娘之命,部

                  部熟记在心了。

王君芳       部部熟记在心?好大的口气!许多演员演了三年五年的戏,也不敢说这话。

马倚天      我就敢说。我马倚天自幼人称神童,过目不忘。这小小一本剧本,都在我脑中了。

王君芳      我不信。

马倚天      不信你就考考看。

王君芳      好,听好了。

                (唱) 人道是,

                            咫尺戏台悬明镜,

                            世上百态照分明。

                (白) 接下去。

马倚天      是。

               (接唱)  我道是,

  欲知世事观台上,

  欲识今人看古人。

王君芳     (点头)

                (唱)  戏台上,

                             社稷江山兴亡多,

                             至忠至奸数何人?

马倚天      (接唱) 关云长独赴《单刀会》,

   赤胆忠心保明君。

 穷凶极恶屠岸贾,

 《赵氏孤儿》千古恨。            

王君芳      (点头,继续问) 你对哪几部戏,戏中哪个人物印象较深?

马倚天       (唱)  《秋风辞》,《江上行》,

   还有那《团圆之后》,

   读后教人扼腕叹息。

  《逃难记》,《金兰曲》,

                                好人无心偏做坏事。

                               代夫受刑《叶李娘》,

                              不忘糟糠《高文举》,

                             这两人令人钦又敬。

                 (白) 还有… 还有…

王君芳       还有哪些呢?

马倚天       还有嘛。

                (唱)   回天无力《江梅妃》,

                            《天子骄客》欧阳伦,

                             古灵精怪小《春草》,

                            《公主夺印》赵美蓉…

                 (白) 不过,要说我最爱的一部戏,应该是…

王君芳       是哪一部呢?

马倚天       应该是《招贤记》。

王君芳       这是为什么呢?

               【柳儿上,偷听二人对话。

马倚天     (唱) 慧眼识珠柳玉娘,

                           知恩图报马秀才。

                           唱作俱佳技一流,

                           用情至深动人心。

王君芳         哈哈哈嘻。

                  (旁唱) 他不假思索对答如流,

                                 果然熟记剧本非妄言。

柳  儿         君芳姑娘,我家公子考得怎样?

王君芳        嗯,马马虎虎。

柳  儿          这么说,你肯收他这个徒弟了?

王君芳        这…

柳  儿       (把马倚天推到王君芳跟前)公子啊,还不快点叫一声“师傅”。

马倚天      (必恭必敬向王君芳行礼) 师傅!

王君芳       且等,学演戏除了能熟记剧本之外,还必须会唱会做。来,唱几句来听听。

马倚天       好,我就唱…唱《秋风辞》给你听。(清清嗓子)

                (唱)  秋风起兮白云飞,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

                             怀佳人兮不能忘…

                 【王君芳跟着旋律一起轻声哼唱,唱到动情处,竟不知不觉流下眼泪。

马倚天      (诧异地看着王君芳) 姑娘,你因何流泪了?

王君芳      (回过神,连忙掩饰)不不不,方才灰尘飞到眼睛里了。哦,唱得不错,文的算你通过,

                  待我来考你武的功夫。

马倚天       这也难不住我。请!

                【马倚天把剧本放到桌子上,柳儿扔一支长枪给他,拿两把短刀给王君芳。二人你来我往对

                  打起来。

王君芳       看刀。

                 【“啪”地一声刀背拍到马倚天的头上,马倚天一阵眩晕,东倒西歪,仿佛要摔倒。柳儿赶紧

                  过去用后背顶住他,王君芳也吓得用手要去摸马倚天的额头。突然,马倚天“扑哧”一笑,

                  挥动手中的长枪,直刺向王君芳。君芳忙用双刀挡住。马倚天的枪压住王君芳的刀,二人

                  打下去。柳儿追下去。

马老爷      (上,怒气冲冲)

                 (唱)  怒气冲冲转回府,

                             只因公堂起风波。

                            演戏人状告祖杰,

                            铁证如山该判刑。

                            谁知知府畏权势,

                             支支吾吾怕作主。

                             我为副职徒抗争,

                             有心无力叹奈何。

                             郁郁寡欢难排解,

                             信步来到后花园。

                 (走到石凳旁坐下,发现桌上的剧本,随手翻了翻)剧本?这不过是演给村野妇孺人看的

                   故事,怎么会出现在老夫府中?(忽然想起什么) 是了,前日听先生说我家倚天也爱去

                   看戏,将台词都写到书上。那时老夫并不在意,今日看来,却是大意不得,须立即去找

                   他。

                  【马老爷刚要下,倚天和君芳二人又打上来(柳儿跟上来看热闹),差点打到马老爷。君

                    芳渐渐招架不住,终于服输。倚天得意洋洋,柳儿连声叫好。突然柳儿发现马老爷,忙

                    过去拉倚天的衣角。

柳  儿         公子,老爷,老爷。

马倚天       啊,(连忙把枪递给柳儿收下去) 爹爹乜时回府?

马老爷       她是何人?

马倚天       她是春鸥戏班的王君芳。

马老爷       戏班?

王君芳       见过大人!

马老爷       哼,演戏的人为何跑到老夫府中?

马倚天       爹爹,是孩儿特地请她来的。

马老爷      请她来作乜?

马倚天      这…

马老爷      讲!

马倚天      实不相瞒,孩儿请她来做师傅,教孩儿演戏。

马老爷      怎么?你要学演戏?逆子你好是胡为!吔呸!

               (唱) 戏中不过粗鄙语,

                           难登大雅娱群盲。

                          逆子竟生演戏心,

                          于家于国何所用?

马倚天     爹爹!

               (唱) 戏中有情又有义,

                          有声有色悦耳目,

                          有文有武故事多,

                          教人向善自有用。

马老爷       哼!

                (唱) 正经诗书你不读,

                           想去演戏太荒唐。

                           不思进取甘下贱,

                          才子不当戏子当。

马倚天       爹爹此言差矣,戏子并不下贱。

               (唱) 王姑娘容貌才艺两齐全,

                           孩儿要向她拜师把艺学。

               【王君芳劝倚天少说两句,倚天不听。

马老爷      逆子你还敢强口!

                (唱) 咱马家世世代代有名望,

                            岂容你玷污门庭辱庙堂。

                (白) 逆子,你仔细听。从今以后,一不准你出门,二不准你看戏,三不准你与外人来

                 往。

马倚天      爹爹…

马老爷      只准你在家读书,在家读书,在家读书!柳儿,将公子押到内书房,严加看守,若有差

                 错,拿你是问!

柳  儿        老爷…

马倚天      爹爹…

马老爷      还不快快押走!

柳  儿       公子,老爷有令,柳儿也没办法,只好得罪公子你了。 (押着马倚天下)

马倚天     (边下边喊) 君芳姑娘…

王君芳      (对马老爷说) 大人,此事其实不怪公子。

马老爷       哦,那就要怪你喽。你一个演戏的,竟敢到老夫府中来,意欲何为?

王君芳      请大人休要侮辱演戏之人!世人谋生,自有安排。有人做衣做鞋,有人卖粮卖菜。侬家演

                  戏卖艺,一不偷,二不抢,自食其力,堂堂正正。

马老爷       大胆,演戏之人竟敢顶撞老夫,这还了得。听好了,回去转告贵班班主,马某请戏班立即

                  离开此地。

王君芳       怎么,要戏班离开此地?

马老爷      倘若再让老夫见到汝等,必当严惩不贷!

王君芳      你…  好,天下之大,不信没有我等立足之地。走就走! (欲下)

马老爷      且等。这本剧本带走,从今以后,不准你再与我儿见面。

王君芳      (抢过剧本,背对着马老爷说话) 有什么了不起,不见就不见。

马老爷       一言为定。

王君芳      (加重语气) 一言为定!

马老爷       你敢发誓?

王君芳      (转过身)你… 好,发誓就发誓。苍天在上,除非有人能日行千里,陆地行舟,翻江倒

                  海;否则,侬王君芳决不再与马倚天见面。告辞! (跑下)

                 【马老爷想不到王君芳这样硬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背着手左右踱了几步后,气呼呼坐

                  到石凳上。

                 【灯暗。

——幕落——

 

                                                                 第四场   因戏出逃

                 【幕启。春鸥戏班休息处。王班主焦急地走来走去。

王班主       君芳跑哪里去,怎么这时候还未回来?春梅,春梅…

春  梅       (上)班主呼唤何事?

王班主      你知不知道君芳去哪里了?

春  梅        君芳姐姐去马老爷府中了。

王班主      去马府作乜?

春  梅        马公子请她去做师傅。

王班主      嗐!戏班马上要走了,还做什么师傅?

春  梅        班主你说什么?戏班乜时要走…

王君芳     (急急上)爹爹,爹爹。

王班主       哎呀儿啊,你总算回来了,为父正要找你,有话要说。

王君芳       哦,女儿也有一件事要和爹爹说。爹爹你先说。

王班主       好。儿啊,你认不认识同兴戏班的李红香?

王君芳       认识认识,女儿同她常常一起切磋技艺。

王班主       昨日她在东门寺演出之时出事了!

王君芳       啊,出了什么事?

王班主       儿啊。

                (唱)  寺庙方丈名祖杰,

                             身披袈裟性好淫,

                            上台逼奸李红香,

                            红香誓死不依从。

                            淫僧恼怒当头一禅杖——

                            可怜红香即刻命归阴。

王君芳        哦—— 可有人去告官?

王班主        去倒是去了,只是… 嗐!

                (接唱) 祖杰并非等闲人,

                               背有靠山在京都。

                               知府又是怕事人,

                               至今逍遥在法外。

                (白)不但如此,他还到处扬言,下一个目标就是女儿你啊!

王君芳       嗄,难道这世上竟无天理?

王班主       嗐,事已至此,咱们还是离开此地,暂避一时为是。儿你看如何?

春  梅        班主说得是!

王君芳       也好,反正此地也呆不下去了。马老爷也命咱戏班立即离开此地。

春  梅        君芳姐姐,马老爷凭什么命咱离开?马公子考试考得怎么样?

王君芳      不提也罢。(转向王班主) 爹爹,还是赶快收拾行李,离开此地吧。

王班主      说的是,走吧。

王君芳      是。

               【君芳扶着王班主下,春梅跟着下。灯暗。

                【灯又亮。马倚天家书房景,有书架,有桌有椅。马倚天在屋里团团转,又是拉门又是踢门

                  的,根本没用,气得他加快步伐走过来走过去,最后一拳捶在书架上。

马倚天     (唱) 一把大锁挂门上,

                            爹爹将我严囚禁。

                           又闻君芳被驱逐,

                           心急如焚苦无计。

                           不知她,如今何处苦飘零,

                           每想此,倚天无限愧疚感。

                           爹爹啊——

                           纵你如此强阻拦,

                           孩儿仍要逃出府,

                           追寻君芳把戏学。

                (再次拽门踢门,仍旧没用,急得直跺脚)

柳  儿       (端酒菜上)

                (念白)  老爷命我来送饭,

                                公子赌气不肯吃。

                                送来送去三四趟,

害我柳儿跑断腿。

                 (不停地闻饭菜,直咽口水)(白)这么香的东西不吃,我柳儿想吃又没得吃。嗐! (先

                  把饭菜放门口,掏钥匙开门)

                【门一开,马倚天将柳儿一把拉进去,自己抬脚就要往外跑,被柳儿拉住了。

柳  儿        公子,你要去哪里?

马倚天      哦,去花园散散心。

柳  儿       不能去,老爷吩咐,哪里都不准你去。(把马倚天推到椅子上坐下)来,乖乖坐这儿,准备

                 吃早饭。(快跑到门口端饭菜)

               【马倚天又想趁机跑出去,被端着饭菜进来的柳儿又堵回屋内,气得他脸鼓鼓的。柳儿把饭

                 菜放在桌上,快跑回去锁上门,这才过去劝倚天吃饭。

柳  儿       (夹一口菜送到倚天面前)公子,来,吃一口。

马倚天       我不吃。

柳  儿      (把所夹的菜放回盘子)公子你最好吃几口,否则,夫人今日回府,看你几日不见瘦得没人

                 样,不知她会怎样心疼?

马倚天      啊,母亲去看望阿舅,不是说要半个月才回来,因乜今日就要回来?

柳  儿        都是为了公子你啊!

马倚天     (起身,旁白) 哎呀坏了! 母亲素来严厉,她一旦回家,定然不准我出府半步,那时我如

                何逃得出去?这这这…这要如何是好? (抬头看到柳儿正在闻桌上的酒菜,十分陶醉的样

                 子。倚天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柳儿,菜还热吗?

柳  儿        还热。公子,你肯吃了?

马倚天      唉,想想还是应该听你的话,免得母亲回来心疼。再说,我这肚子确实也有点饿了。

柳  儿        这就对了。

马倚天     (快步走到桌子后面坐下)柳儿,来,斟酒。

柳  儿        吆。(斟酒)

               【马倚天吃着饭菜,就着美酒,装出吃得特别香的样子。柳儿在一旁馋得张开嘴盯着酒菜眼

                 睛发直。

马倚天      (推推柳儿)想不想吃?

                【柳儿摸摸喉咙,嘿嘿憨笑。

马倚天       我明白了。来来来,坐下一起吃。

柳  儿        不不不…

马倚天     (拉柳儿坐下) 柳儿啊,你伺候我这么多年,我也该敬你一杯。(斟酒,递酒)来。

柳  儿        公子,你太客气了。(半推半就喝下了)

马倚天      来来来,好事成双,再来一杯。

柳  儿       (又喝下) 哎呀,我头开始晕了,脚也站不住,我应该是醉了…

马倚天     (拿起酒瓶起身,继续劝酒)吔,酒醉的人从来不说自己醉了。你还没醉,来,再饮再饮。

                (往柳儿嘴里灌酒)

柳  儿        好好好,再饮再饮。还有没有,我还没醉呢。(东倒西歪趴到桌子上,呼呼大睡)

马倚天     (推了推柳儿,确认他醉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提笔铺纸给父母留了言,又从柳儿

                  腰间轻轻解下钥匙,把门打开,把钥匙放回桌子,转到书架后,拎出一个包裹背在身上,

                  蹑手蹑脚逃出门去)

马夫人      (内) 倚天,倚天… (小跑上,进书房)人呢?(推推柳儿) 柳儿,快醒来。

柳  儿       (揉揉眼睛)哎呀,夫人你回来了!

马夫人       公子呢?

柳  儿        公子,公子把我灌醉… 哎呀坏了!公子一定是去找君芳姑娘学演戏去了。

马夫人       嗄!

柳  儿       (发现字条)夫人你看,这里有一张字条(倒拿着给夫人)。

马夫人     (拿正字条念道) 孩儿禀高堂,学艺走四方。若问归来日,孩儿学成时。

柳  儿        看来我猜得没错。

马夫人      哎呀逆子啊!你真的要气死老娘了。(对柳儿)还不去叫老爷过来。

柳  儿        老爷正在谈公务呢。

马夫人      管它什么公务,快快叫他过来。

柳  儿        是是是。(跑下)

马老爷     (上) 夫人,夫人… 夫人你因乜事唤老夫过来?老夫正在处理要紧公务。

马夫人       公务公务,官不大,公务倒是不少。

马老爷       想不到知府大人如此胆小,派人劝老夫息事宁人。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虽说死者是

                  个演戏的,也须杀人偿命。

马夫人       哎呀,罪过,罪过。咱家的麻烦事怎么都是跟演戏的有关?

马老爷       夫人,又有甚乜麻烦事?

马夫人      (递字条给丈夫) 你自己看。

马老爷      (看完字条) 啊,这个不肖之子,胆敢如此妄为。

马夫人       这都要怨你,你不把他关起来,他也不会逃跑出去。你把我儿还给我,把倚天还给我。

                (边哭边捶打丈夫)

马老爷      (安慰夫人)唉!好好好,为夫立即派人去找。柳儿,柳儿。

柳  儿         老爷,呼唤何事?

马老爷       赶紧吩咐家丁,四处寻找公子。

柳  儿         是。(欲下)

马夫人       且等。就说找到有赏,重重有赏。快去。

柳  儿        是。(跑下)

马夫人       倚天啊!(又哭)

马老爷      (叹气)唉!

——幕落——

     

                                                               第五场   千里寻师

                【幕前,风雪天,马倚天深一脚浅一脚艰难行路。

后  台       (伴唱)  岁月匆匆过半载,

 千里跋涉去寻师。

  独在异乡为异客,

  心中有梦苦也甜。

  暴风雨雪难阻挡,

  倚天矢志不移心。

               【马倚天下。

               【幕启,春鸥戏班小戏台景。

马老爷     (内) 哎呀!(上)

                (唱) 风号雪飞遮天阴,

                           公事家事两不顺。

                           一边是仗义执言反降职,

                           一边是逆子出走无音讯。

                           降职倒换一身轻,

                           偷闲寻访儿影踪。

                           闻说此处有戏班,

                           先遣柳儿去打听。

柳  儿      (内) 老爷,老爷。(跑着从小戏台上。)

马老爷      可是春鸥戏班?

柳  儿       正是正是,演员们在练功。

马老爷      看见公子没有?

柳  儿        没看见公子。我刚要问,就被戏班的人逐出来。哎呀,他们来了。(躲到马老爷身后)

               【王君芳、春梅和春鸥戏班的其他演员气势汹汹上,演员拿刀或拿枪。

王君芳       哦,原来是马大人。不知马大人尊驾到此,有何要事?

马老爷       老夫… 老夫乃是游山玩水,凑巧经过此处。

                【柳儿欲要插话,被马老爷制止了。

王君芳       踏雪观美景,马大人真是雅兴不小。

马老爷       哦,是是是。汝等过得还好吗?

王君芳      (冷笑) 哼,好,能不好吗?这还是拜马大人所赐,若非马大人赶我们离开家乡,我等如

                 今哪里能这么好?

马老爷      当初心烦气躁言语急,惭愧惭愧!马某收回就是,汝等可回家乡继续演戏。

春  梅       哼,我们想去哪里演戏就去哪里演戏,不用你管。你一个做官的人不去管害死人的事,管人

                 家在哪里演戏作什么?

其他演员   没错没错。

柳  儿      (对春梅)喂喂喂,你不知道事情真相凭什么乱说话。你可知道我家老爷他…

马老爷      柳儿,休得多言,打道回府吧。

柳  儿       可是老爷,咱还没问公子在不在这里呢。

马老爷      算了算了,走吧。

柳  儿       不,不能白来一趟。老爷你别管,柳儿来问。(对戏班演员)喂,你们听好了,今日我与我

                 家老爷来此是有要事要问,我家公子在不在这里?

王君芳      你家公子?哼,难道你家老爷忘记了,当初要侬发誓再不能见你家公子之事吗?

柳  儿       忘记倒是没忘记,只是…

春  梅     (对柳儿大吼)只是甚乜,只是甚乜?你家公子不是被你家老爷关在家中,第一是读书,第

                二是读书,第三还是读书吗?

柳  儿       读书,读书,读什么书?半年前他就已经逃出家门,说要去找君芳姑娘学演戏。

王君芳     你说甚乜?半年前他逃出家门要找侬家学演戏?

柳  儿       正是。你把他藏在哪里?快快交出来!

春  梅       你凭什么说他是被君芳姐姐藏起来的?你凭什么这样说? (步步紧逼柳儿)

马老爷      好啦好啦,他若不在这里,也就罢了。不过,万一他到此,烦请王姑娘转告一句话,不知

                 愿意否?

王君芳      什么话?

马老爷      他母亲因思念儿子,日夜伤心流泪。望他早日转回!

王君芳      好,若是见到他,君芳自当转告。

马老爷      多谢姑娘!马某告辞了。(急下)

柳  儿        老爷,老爷… (追下)

春  梅        君芳姐姐,你怎么会答应马大人?你不是发过誓,再也不见马倚天了吗?

王君芳       哦,是啊,侬家怎么忘了此事?算了算了,他也未必能来。即便能来,侬不见他就是了。

                 大家继续练功去吧。

其余演员   是。

                【演员们依次下,君芳摇摇头,也跟着下。

王班主     (上,一脸熬丧)唉!

                (唱)  半年来边演戏边告状,

                            可恨官官相护终无果。

                            红香屈死冤魂不散,

                           有心相助无可奈何。

                 (坐到小戏台的台阶上,低头不语)

马倚天      (快步流星上,满脸兴奋)哎呀,我欢喜啊!

                 (唱)  探知春鸥戏班处,

   倚天不胜,不胜欢喜。

   疲态顿消,步履如飞,

   疲态顿消步履如飞。 (绕场急走)

   犹盼肋下生双翼,

   助我立即,立即见君芳。

               (白)春鸥戏班。正是此处,待我即刻进内去找君芳。(欲从小戏台过,被正低头的王班主

                 绊了一跤,摔到小戏台上)

王班主     (一惊,跳起来)喂,你是什么人?眼睛长到哪里去?到此做乜?

马倚天      (爬起,赔礼)哦,倚天失礼了!方才心急,没看见大叔。大叔容禀!

                 (唱)  我本宦门读书郎,

  锦衣玉食度时光。

  却因看戏心被迷,

   爱上台上一妙人。

   不顾家父严责罚,

   逃出家门寻那人。

                【马倚天唱到“却因看戏心被感”时,春梅拿着一件戏服出来做什么。她看到马倚天,立即停

                 住脚步偷听。

王班主       你要找的那人是…

马倚天       春鸥戏班王君芳。

王班主       嗄,莫非你就是马府公子马倚天?

马倚天      正是。

王班主      你马上走,休想再见到我家君芳,她已经在你父亲面前发过誓,再也不与你见面了。

马倚天      啊,这是乜时的事情?大叔,你又是君芳姑娘的什么人呢?

王班主      没空跟你讲那么多话,快走快走。(自言自语)到此添乱,唉!(气恼下)

马倚天      大叔,大叔… (自言自语)君芳发誓不见我,这是乜时的事情,倚天委实不知啊。见不到

                君芳,这要如何是好?

春  梅      (蹑手蹑脚走到倚天身边,拍他肩膀一下)喂,戏呆子。

马倚天     (见是春梅,大喜) 春梅姑娘你来得正好。方才那位大叔是…

春  梅       他是君芳姐姐的父亲,也是春鸥戏班的班主。你二人方才所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今夜戏散场

                之后,我带你去找君芳姐姐。

马倚天     (激动,抓住春梅的手)当真?

               【春梅点头。

马倚天     (深鞠躬)如此多谢春梅姑娘!

春  梅        哎呀,不要这么客气啦! (扶起马倚天)

——幕落——

 

                                                             第六场  戏兑誓言

     【幕启。月夜,阁楼,王君芳闺房景,房内有梳妆桌。王君芳心事重重上楼,点灯。

王君芳      (唱)  卸罢戏妆上楼来,

                             夜深人静心难静。

                             原以为往事全抛却,

                             哪知一经提及再难忘。

                             难忘他当初苦求学,

                             胡搅蛮缠可笑可爱。

                             痴迷如斯世少有,

                             更难得他男儿志不移。

                            不知他逃出家门——

                            今何在?今何在?

春  梅       (内) 马公子,打这路来。(领马倚天上,绕场一圈后,指指楼上) 君芳姐姐就在这楼

                  上,她肯不肯与你见面,就看你的本事了。我到那边去等你,有事叫我。

马倚天       听凭春梅姑娘吩咐就是。

                 【春梅下。

马倚天      (壮壮胆,对着楼上喊) 君芳姑娘,君芳姑娘!

王君芳       嗄,这是乜人声音?好像倚天的声音。待侬再仔细听来。

马倚天       君芳姑娘,是我,马倚天啊!

王君芳       果然是他,果然是他,他果然来了。(高兴欲下楼,又停脚)且慢,且慢。

                (唱)  侬急切切盼见他,

                            为何盼见又怕见?

                (白) 侬还是不见他为好。

马倚天       君芳姑娘,我知道你在楼上,我也知道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你为何不肯下楼呢?你知道

                  吗?

               (唱)  花园匆匆两分别,

                            知你被逐离家乡。

                           倚天心急似油煎,

                           日日为你心挂牵。

                           为你离家走四方,

                          为你磨破许多鞋,

                          为你熬过雨雪天,

                          为你甘受人讥讽。

                          虽历尽艰辛——

                          历尽艰辛志不改,

                          为只为——

                          只为见你心欲狂。

王君芳       哦——

                (唱)  他这番话情深深意绵绵,

                            侬纵是铁打心肠也变软。

                            怎奈侬——

                            侬曾信誓旦旦不见他,

                            焉能自毁誓约惹笑柄?

马倚天        君芳姑娘,你怎么还是不肯下楼,还是一言不发?你不肯下楼,只好我上楼去了。 (欲上

                   楼)

王君芳       公子切勿鲁莽!咱二人还是不要见面为好。

马倚天       这是为什么呢?

王君芳       今日你父亲也来到此处。

马倚天       怎么,爹爹他也来到此处?

王君芳       他让侬转告,你母亲为了你日夜伤心流泪,盼你能早日转回!公子,你离家已有半载,还

                  是尽早回家去吧。

马倚天       只要姑娘肯答应与我一同回家乡,我就立即回家。

王君芳       公子深情,君芳心领了,只是侬不能答应与你一同回家乡。

马倚天       为什么,为什么呢?

王君芳       公子啊!

                (唱) 人海茫茫偶相遇,

                            难得因此成知音。

                            与君相识已知足,

                            得君赏识更有幸。

                           怎奈是世事终难遂人愿,

                           侬与你有缘无份命中定。

                           难忘公子情一片,

                          长留侬心伴终生。

                          今日一别永离分,

                          天涯海角自珍重。

马倚天      不。

               (唱)  请莫说——

                            有缘无份命中定,

                            我要与命来抗争。

               (夹白)  君芳姑娘啊!

               (接唱)  求你速速下楼来,

                               与我携手——

                               携手点亮心中灯。

王君芳       公子,咱二人之事,永远不可能。

马倚天       为什么,这又是为什么呢?

王君芳       侬在你父亲面前发过誓,除非有人能日行千里、陆地行舟、翻江倒海;否则,侬决不再与

                  你见面。

马倚天       哦—— 君芳啊君芳,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能发这样的誓言呢?日行千里、陆地行舟、翻

                  江倒海,这都是凡人无法做到之事啊!(摇头,无声哭泣)

王君芳       是啊。

马倚天       难道咱二人从今以后当真不能再见面了吗?

王君芳       是。

马倚天       不,一定有办法兑现誓言,一定能想出办法。(思考,眼睛一亮)有了!这几件事常人办

                  不到,演戏的人能做到。春梅姑娘,春梅姑娘!

春  梅        来了来了,公子呼唤何事?

马倚天       春梅姑娘,我需要你帮忙。吔—— (附耳低语)

春  梅        是。 (跑下)

                 【倚天跟着下。

马倚天      (内,唱)  上天赐下奇戏台,

                                     害我倚天日夜思。

                                     世人笑我太愚痴,

                                     今日方知有大用。

                 【一阵轻烟中,倚天带着几个戏班演员手执马鞭上,绕场急行。

                 (接唱)  手执马鞭不骑马,

                                  台上急行绕一圈,

                                  瞬间千里已走遍,

                                 日行千里誓言破。

                【一行人快马加鞭下。王君芳暗喜。马倚天又上,手执一拂尘,腰间插一旗子。

                (接唱)  二变艄公把船划,

                                 陆地行舟非难事。

                【倚天向舞台内甩一下拂尘后退到一旁。王班主和春梅划船上,划一圈后,下。马倚天继

                  续“行神迹”,他拔出腰上的旗子,举过头顶。

                (接唱)  翻江倒海勇当先。

                【倚天用力挥动旗子后,退到一旁。一群“天兵天将”手拿各色旗子上,使劲挥舞,又现一阵

                  轻烟,灯变暗。王君芳大喜。轻烟散,“天兵天将”下。灯亮。倚天走到舞台中央。             

                (接唱)  小小戏台方寸地,

   虚里能把实来变。

   个个难题都已解,

   句句誓言全兑现。

                (夹白)  君芳姑娘!

                (接唱)  千难万难千万难,

   难不倒一往无前马倚天。

                                 千变万变千万变,

                                 我对你一往情深永不变。

                【王君芳终于被感动了,跑下楼,扑到马倚天怀里,二人深情相拥,无语凝噎。戏班演员陆

                 续出来看热闹。

后   台      (伴唱)  千里姻缘戏为媒,

    情到深处泣无声。

                  【二人突然破涕为笑,为对方擦干眼泪,拉着手高兴地转起圈来。最后马倚天干脆把王君

                   芳抱起来,继续转圈。戏班演员拍手起哄。倚天连忙放下君芳,君芳羞得捂住脸,站到一

                   旁。

演员甲      (拉着王班主问) 这么好的女婿,你满意不满意?

王班主        嗯,这小子表现不错,我…还算满意。

春  梅        那太好了,太好了。(拉马倚天)公子,赶紧上前拜见岳父大人。

马倚天        哦哦哦,岳父在上,小婿有礼!

王班主       (扶起倚天)贤婿免礼!

                 【春梅指指班主和倚天,向君芳道喜,君芳含羞不语。灯暗。

——幕落——

 

第七场  戏代申冤           

               【幕启。戏班练功房景,戏班演员在各自练功,王君芳在指导马倚天学小生走路以及武生耍

                  枪。王班主上,唉声叹气。演员们停止练功。

王君芳       爹爹,你为何唉声叹气呢?

王班主       还是为了红香姑娘之事。前几日与其他戏班的几个班主联名向京城官府状告淫僧祖杰,想

                 不到连状词都递不上去,被退回来了。嗐,真是可恨可恼!

马倚天       怎么?我离家时就听人说红香姑娘惨死,难道至今还未申冤,祖杰淫贼还逍遥法外吗?

王班主       是啊,那厮靠山实在硬啊!

众演员       世道黑暗,天理在何处呢?

马倚天       天理自在人心。人心…人心… 是了,我有办法了。

王君芳       你有什么办法呢?

马倚天       我想把此惊天冤案编成戏,演遍天下,让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此事。

王君芳       好办法,戏名就叫《祖杰案》吧。到时必然引起民愤,就能替红香妹妹申冤了。

王班主       既然如此,倚天你赶快去编写此戏。

王君芳       戏里的红香妹妹就由侬家扮演。

马倚天       我扮演那个祖杰淫僧。

春  梅        也安排一个角色给我。

众演员       也给我们安排。

马倚天       好好好,每个人都有份。

王君芳      红香妹妹,我们为你演戏伸冤来了。

众演员       演戏伸冤来了。

                【灯暗,众人下。灯又亮,又出现第一场开头父老乡亲赶路看戏的情景。

后   台      (伴唱)  大爱大恨变成戏,

                                滴滴血泪祭冤魂。

   城乡村镇都演遍,

   千家万户起回应。

                【马夫人拉着马老爷上。

马老爷      夫人,想来想去,老夫还是不去看。

马夫人      去吧,去吧,听说有一出戏演遍各乡各镇,看过的人都说那戏好看,因此那个戏班也被请

                 回家乡来演戏。

马老爷       吔,戏能好看到哪里去?是了,你方才所说的那个戏班叫什么名?

马夫人       就是春鸥戏班啊。

马老爷       啊,当初老夫赶他们走,今日去看他们演戏,老夫颜面何在?老夫更不能去了。

马夫人        哎哟,你已经官降三级了,还什么颜面不颜面。(拉马老爷)走吧,走吧。

马老爷      (还在犹豫,甩开夫人的手) 老夫还是不去为好。

马夫人        哎呀,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了。(欲下)

柳  儿       (内) 老爷夫人,等一下,等一下。(气喘吁吁跑上)

马老爷        嗄,柳儿,出了乜事?

柳  儿         喜事,大喜事。(大口喘气)知府衙门派人来说,朝廷出了文书,要处…要处…

马老爷        要处什么?

柳  儿          要处…要处…要处斩祖杰了!

马夫人        这事有点突然。柳儿,你再仔细说一遍。

柳  儿         好,听我仔细说来。知府衙门来人说,因为有一出戏引起民愤,朝廷决定顺应民意,处斩

                   淫僧祖杰。来人还说,老爷你马上就要官复原职了。

马老爷        此事当真?

柳  儿         千真万确!

马夫人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

马老爷        难以相信,老夫无法做到之事一出戏居然做到了。是什么戏作用如此之大?

柳  儿         我忘记那戏叫什么名,听说今日咱这里要演的就是那出戏。老爷,夫人,你二人去看了就

                  知道。

马夫人       (对马老爷)是啊。走啦,走啦。

马老爷       也罢,这么有用的戏,老夫怎么说也得去看一回。柳儿,你也一齐去吧。

柳  儿        (高兴拍手) 哇,好好好,多谢老爷!

马老爷        走。

夫人柳儿    (齐声) 是。

                  【马老爷先走,柳儿扶着夫人紧跟在后。春梅正好出来做什么,迎面碰到他们仨,春梅忙

                   让路。马老爷见是春梅,连忙用袖子半捂脸,匆匆下。春梅感到奇怪,想了一下,大喜。

                   双手抱一下拳,做一个要向人禀告的动作,跑下。

——幕落——

 

第八场  皆大欢喜           

                【幕启。舞台中央摆放小戏台,小戏台上有酒杯。

春  梅       (匆匆上,过小戏台走到舞台另一侧,向内喊) 班主,班主快出来。

王班主     (提着锣上) 春梅,何事如此慌张?

春  梅        我看见马老爷马夫人也来看戏了。

王班主       当真?在哪里?

春  梅       (翘起脚尖,指向台下的某个地方) 在那里。他们躲躲闪闪,可是瞒不过我的眼睛。

王班主       来得正好,今日是让他们父子重归于好的好机会。春梅,吔… (向春梅耳语一番)

春  梅         好,我这就去告诉马公子与君芳姐姐。

王班主      (走到小戏台中间,向台下敲了一下锣,高声宣布) 大家安静,戏马上开始了!  (下)

马倚天     (脸戴面具,身披袈裟,手拄禅杖上小戏台) 小僧法名祖杰,虽身披袈裟,却不爱念经拜

                  佛,只爱喝酒赌博,渔猎女色。听说戏班的红香姑娘颇有几分姿色,我已命人唤她过来,

                  陪我饮酒作乐。

王君芳      (红香姑娘装扮,上小戏台,怯怯地向“祖杰”行礼) 红香见过师傅!

                【“祖杰”一把抓住“红香”的手,惊得“红香”瞪大眼睛看着他。

马倚天       哎呀妙啊,果然名不虚传。来来来,陪小僧酒饮一杯。(把禅杖暂放一旁,拿起一杯酒,

                  另一手去搂住“红香”)

                 (唱)   饮美酒需有美人作伴,

                             见娇小脸庞纤纤玉手,  

                            小僧我不禁心旌荡漾,

                            心旌荡漾。

                 (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粗暴地将瑟瑟发抖的“红香”往自己怀里拉)

                 (接唱)  拜甚乜菩萨,

  念甚乜弥陀,

  至爱乃卧花眠柳,

   乃卧花眠柳。

                 (欲向“红香”行非礼,“红香”一巴掌打过去。“祖杰”恼羞成怒,拿起旁边上的禅杖往“红香”头

                  上就是一杖。“红香”转了几圈后慢慢倒地,当场死亡。“祖杰” “祖杰”哈哈大笑几声后扬长而

                  去)

                 【灯暗,“红香”下。灯又亮,“红香”一身素服在小戏台上游荡。

王君芳      (唱)  顷刻间明眸皓齿何在, (后台重复:明眸皓齿何在)

                             血污游魂难归。       (后台重复:血污游魂难归)

                             冤如滔滔春江水,

                            一路血红到大海。

                             大海亦动容,

                             怒涛澎湃。          (后台重复:怒涛澎湃,怒涛澎湃。)

                 【“红香”仰面躺在小戏台上。灯暗。看戏的人纷纷上,踮起脚尖挤向小戏台。

后  台       (伴唱) 潮澎湃,心澎湃,

                               一时化作无声泪。

                                情到深处假作真,

                                恍若梦中难醒来。

               【“红香”在观众的依依不舍中下,看戏的人抹着眼泪下。灯亮。马老爷恍恍惚惚,走到小戏

                 台上。

马老爷       哎唉!

               (唱)  小小戏台果神奇,

                            直为人间鸣不平。

                           祖杰一案台上见,

                          假戏偏把真泪催。

                【马夫人和柳儿上。

马夫人       老爷,老爷。

柳  儿       (加大音量) 老爷,夫人叫你。

马老爷       叫老夫乜事?

马夫人       戏演完了。

马老爷       啊,怎么这么快就演完了?

马夫人       你啊,方才你不想看,现在却嫌快。快下来。

                【马老爷才看到自己居然在小戏台上,略显尴尬,赶紧下台。春梅上,躲在一旁。

马夫人       老爷,你说这戏好不好?

马老爷        好,真好!

春  梅         马老爷,你说什么好呢?

马老爷      (见是春梅,忙再用衣袖遮脸)没,没… 夫人,时已不早,咱该回府而去了。

马夫人        好,回府去吧。

                 【主仆仨欲下。

王班主      (内) 马大人马夫人留步留步。(携君芳上)想不到两位也来看戏。

马老爷       惭愧惭愧!当初赶你们离开家乡,多有不恭,还请见谅!

王班主       吔,过去之事提它作乜?再说,我们不是又回来了吗?不知大人看了今日之戏作何感想?

马老爷      (欲言又止)这… 不说也罢。

马夫人       这有什么难为情的,实话实说吧。

马老爷       也好,老夫就直说吧。王班主,这戏可立了大功!

王班主       立了甚乜大功?

马老爷       老夫方才得到禀报,因为这出戏,朝廷已经下达文书,顺应民意,处斩祖杰。

王班主       处斩祖杰?哎呀,那太好了!

王君芳       红香妹妹,你在天之灵听到了吗?你的冤屈总算得到伸张了,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喜极而泣)

马夫人     (拉起君芳的手,上下打量) 好姑娘!

               (唱)  容颜俏,模样俊,

                           唱腔好,句句唱到我心坎。

                           我是拍手拍到手心疼,

                          喊好喊到嗓子哑。

王君芳       夫人过奖了!

马老爷       是了,为何不见那个演祖杰的演员?可否请他出来一见?

王班主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春梅,去叫他出来。

春  梅          是。(下)

马倚天      (仍戴面具上) 见过老爷、夫人!

马老爷        免!(悄悄问夫人) 夫人,现在又不是演戏,他怎么还戴着面具?

马夫人       可能还来不及卸妆。(看看倚天,又看看君芳) 我猜你二人肯定是郎才女貌,应该是天生

                  的一对。

                 【王班主和君芳相视而笑。

王君芳       我们二人之事,他父亲不肯答应。

马夫人       怎么,这么好的一对不肯答应,我看那老头肯定是个糊涂人。老爷,你说是不是?

马老爷       是糊涂,是糊涂。

                 【王班主、君芳和倚天都暗笑。

马老爷       (拉起倚天的手) 少年,你演的戏真的好啊!

马倚天        老爷,你当真认为我的戏演得好?

马老爷        是啊,好,真好!

马倚天        可是我爹爹他不让我演戏。

马老爷        这是为什么呢?

马倚天        他说啊!

                  (唱)  戏中不过粗鄙语,

                               难登大雅娱群盲。

                               逆子竟生演戏心,

                               于家于国何所用?

                                正经诗书你不读,

                                想去演戏太荒唐。

                                我家世世代代有名望,

                                岂容玷污门庭辱庙堂。

马老爷      (上下打量倚天) 你…

马夫人      (对马倚天)哎哟,你这个爹爹,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方才听说他不肯答应你共姑娘之

                  事,现在又听说他不让你演戏,真是一个老糊涂!

马老爷       哎呀夫人啊,你才是老糊涂啊!

马夫人       啊,此话怎讲?

马老爷       倚天,还不脱下面具。

马倚天       是,爹爹。

马夫人        嗄,倚天在哪里?在哪里?

马倚天      (跪下) 爹爹母亲在上,恕孩儿不孝之罪!

柳  儿         公子,真的是公子。

                 【马夫人退后几步,仔细辨认后,大喊“倚天”,过去紧紧抱住儿子。

柳  儿         恭喜老爷夫人!今日咱府中真是双喜临门。一喜老爷官复原职,二喜一家团聚。

马夫人      (扶起儿子) 没错没错,看来今日真是个黄道吉日,不如就让他二人(指倚天和君芳)马

                  上成亲算了。老爷你看如何?

马老爷        此事不要问老夫,免得你又要说老夫是老糊涂。夫人你主意就是。

王班主        那好,那好啊!戏班什么东西都是现成的。来啊,立即吹起鼓乐,张灯结彩,为马倚天和

                    王君芳行合卺大礼!

众演员       (内) 是。

                  【几个演员拿着唢呐上小戏台,装模作样大吹特吹起来。马老爷、马夫人和王班主站在小

                    戏台下。柳儿和春梅跑进跑出,忙着为倚天和君芳穿上新郎新娘服,并让二人拉上红

                    绸。

后   台       (伴唱)  因戏结缘真稀奇,

                                 美梦成真世人慕。

                                  方寸戏台小天地,

                                 能书人生大文章,

                                 能书人生大文章。

                  【各人摆造型。

——幕落——

(全剧终)

郑重声明:任何网站转载此剧本时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联系方式和网址一同转载,并注明来源:中国国际剧本网(原创剧本网)www.juben108.com ,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专门为各演员、艺术团、演艺公司、政府部门、单位活动、企业庆典、公司年会提供创作各种小品、相声、话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情景剧、快板、三句半、哑剧、双簧剧本。联系电话:18022171126 联系QQ:819391276
 
发表评论() 所有评论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匿名发表 
 
最新评论
专业代写戏曲剧本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 代写小品 | 编剧招聘 | 投稿须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剧本创作 | 编剧群 |设为首页

本网所有发布的剧本均为本站或编剧会员原创作品,依法受法律保护,未经本网或编剧作者本人同意,严禁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改编,一但发现必追究法律责任。
原创剧本网(juben108.com)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备案号粤ICP备14022528号     法律顾问:广东律师事务所 {$UserData} {$CompanyData}